仙劍五前傳淺析

2013年1月15日發售的仙劍奇俠傳五前傳,今天終於打通,歷時四天,算是我打仙劍系列遊戲中最快的一次。不過我之所以能這麼快打通它,是因爲仙五前傳的劇情確實是引人入勝,可圈可點之處頗爲不少。以下是仙劍五前傳的回目,效仿金庸《天龍八部》把章節回目連成一首「望海潮」,不可不謂是一個不錯的亮點,足以看出劇情策劃的用心。

遠潮初起、葳香凝碧、蒼茫嶺斷煙橫
梅淺雪疏、衣寒劍寞、颯然西望遙峯
塞外訪孤城、漠上驚諠震、未料塵更
折玉摧蘭、人間如寄、嘆飄蓬

一局誰算誰爭、縱平生意氣、卻難風生
枉念舊時、惆將異路、由來夢破難承
雲海問仙蓬、鶴影鳴歸月、醉嘯殘鋒
忽道參商剎那、自是有相逢

也許是由於仙劍五不孚衆望的襯托,仙劍五前傳至少從劇情來說是非常成功的。首先劇情主線十分清楚,其次人物刻畫有深度,性格豐滿。再者人物配音品質很好,增強了角色帶入感。加上音樂的煽情,仙劍五前傳可謂佳作。

從幾個角度來說仙劍五前傳,首先是人物。仙劍五前傳一個很大的亮點是可操控的人物數目大大增加,多達十個,分別是夏侯瑾軒、瑕、暮菖蘭、姜承、謝滄行、皇甫卓、龍溟、凌波、厲巖、結蘿,其中前四個是主角。仙劍五前傳對每個主角的雕琢都是相當豐滿的,夏侯瑾軒一直是一個溫文爾雅的公子形象,待人平和,內心善良又不軟弱,說話深思熟慮,頗有儒者氣息。瑕是一個十分可愛的姑娘,心直口快,看似有時候說話刻薄,本意卻是善良,她個性堅強,不畏強權,有時候還會害羞。姜承沉默寡言,做事沉穩,這點一直到他成爲魔君都保持不變,而且他還爲朋友可以兩肋插刀,極其看中義氣,但性格弱點則是容易受人蠱惑,個性不夠堅強。暮菖蘭自始至終一直都有一種神秘的氣息,從最初被人收買跟蹤夏侯瑾軒和姜承,到後來向瑾軒吐露真相,最大的特點就是內心極爲堅韌,看中親情。在最初給人的感覺是她不懷好意,爲了錢財什麼都做,但慢慢就發現她似乎有難言的苦衷,一直到回到暮靄村,真相纔被揭露。

除了主角,重要的配角形象也很豐滿。像四大世家的門主,皇甫一鳴一生機關算盡,到死都對盟主之位念念不忘。歐陽英沉着冷靜,心量極大,面對皇甫一鳴的一再苦苦相逼表現出了驚人的忍耐。夏侯彰正氣凜然,教子嚴格,對江湖公義十分看中,而一旦觸及到夏侯家的名望利益,他也會十分敏感,這是一位門主應盡的職責。上官信自始至終則一直都置之度外。夏侯家的二叔性格溫和,處處偏袒瑾軒,爲瑾軒說好話,不過自始至終這個人都十分可疑,雖然沒有料到他就是枯木,卻也對他的某些行爲舉止趕到費解,我甚至一度懷疑夏侯瑾軒真正的爹就是他二叔。皇甫卓相比仙劍五,前傳對其性格的描寫也細緻了許多。他一出場是一個刻薄的公子形象,認爲自己總是對的,一切錯誤都是他人不是,嘴上得理不饒人,有點令人討厭。但隨着世事對他的歷練,後期的皇甫卓成熟了不少,尤其是五年後再見到他,與之前初相見可謂判若兩人。龍溟身爲一個君王,儘管不如魔翳成熟老辣,卻是一切爲了自己的臣民,是一個英雄的形象。結蘿對自己喜歡的人百般寵愛,逆來順受,對外人卻是冷酷無情,一直到她成爲毒影,性格沒有改變。至於魔翳本人(枯木),實在難以想到二叔就是他。枯木的形象令人可憎,詭計多端而又冷酷無情,把人當成棋子擺弄,還欺騙夏侯瑾軒的感情,不知道多少人對他恨之入骨。

但並不是每個人物的形象都很完善,例如厲巖從山賊老大變成姜世離的手下,他的性格變化有些突兀,我不能理解他是如何允許自己成爲別人手下的。姜世離性格的轉變雖然在情理之中,多少卻也有一些交代不夠。從來沒有說明他是如何從一個十分重義氣的人變成了絕情的人,儘管看似他對歐陽倩小姐還是那麼愛,但那種愛已經與當時那個四師兄不同。

說到人物間的關係,要先從瑾軒和瑕的愛情之間說起。真正是愛情是日久生情,瑾軒和瑕之間的感情就是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的。一個重要的轉折點是雪女的幻境,在進入幻境之前,瑾軒一直把瑕當作一個普通的朋友,或者可能說只不過是一個護衛。而在幻境中,雪女幻化成了瑾軒理想中女子的形象,知書達禮,脈脈含情,和真正的瑕頗有不同。當他清醒過來,纔發現瑕竟是如此可愛,儘管一開始他喜歡的可能還是那個幻境中的瑕,卻是也讓他對真正的瑕開始心動。從此以後,點點滴滴,兩人逐漸瞭解磨合,終於彼此成爲了重要的他人。瑾軒少爺體弱,瑕有魔氣纏身,兩人相互愛護,相互憐惜,爲彼此病倒焦心如焚,以至到最後兩人要同生死共玉碎。依我看來,瑾軒和瑕的愛情的描寫是相當成功的,比前幾部仙劍都有好不少,直逼第一代仙劍。

除了男女主角,還有厲巖和結蘿、姜承和歐陽倩、龍溟和凌波這幾對。因爲不是主角,這些感情刻畫的深度有限。龍溟和凌波之間着墨稍多,包括凌波是選擇自己愛的人,還是選擇自己所屬的蜀山,這之間的糾結令人唏噓。而龍溟這句「在我心裏,你永遠不會比夜叉族更重要,但一定比我的性命更重要」不知讓多少人流淚。

也許是比較適合我的偏好,仙劍五前傳終於沒有令人討厭的三角戀關係了,這一點十分好。三角戀從來不是很好的題材,劇情深度難以把握不說,還容易引起玩家的爭論,甚至劃分出陣營。不過話說仙劍五也沒有三角戀,但姜雲凡和唐雨柔、龍幽和小蠻那兩對太矯揉造作了。

劇情的好壞要看帶入感如何,而配音則是增強帶入感的一大功臣。從品質來說,仙劍五前傳的配音也是可圈可點的,人物性格與配音演員的聲音絲絲入扣,銜接合理,感情真摯,令人回味。現在想想許多對白還能在我腦中浮現,如果沒有配音,恐怕我早就忘了吧。仙劍五前傳比起有配音的前兩代以及古劍奇譚的配音最根本不同在於,它的配音是與遊戲同步發售的,這點極其重要,如果是滯後於遊戲發售,會讓許多早期玩家錯過體驗。而早期玩家往往又是仙劍的愛好者,他們的評價對後期的銷售來說影響十分可觀,因此仙劍五前傳這次配音同步發售不僅有效地增強了劇情,還是一個成功的商業策略。

再來談談劇情兩條主線,一條是姜承從歐陽家出類拔萃的門徒,淪爲他人手中棋子,最後創立淨天教的故事,另一條是瑕與暮菖蘭家鄉的村民魂魄被魔氣和鬼氣保留在時間,尋求解脫的故事。兩條主線的樞紐在於主角夏侯瑾軒,兩個故事依次交替展開,各自發展,但在這兩個故事的背後,卻有一個幕後黑手在操控着(枯木)。枯木下了一盤很大的棋,一直延續到仙劍五。無論是暮靄村村民,還是魔界水源乾涸,都是由於「十六年前的那場地震」引起的。而十六年前那場地震,應該正是鎖妖塔崩塌,算是與上一代的銜接。至於李逍遙怎麼不是掌門了,解釋是因爲鎖妖塔封印被破壞,因而引咎辭職,將掌門讓給了太武,這點雖還說的過去,但總有穿鑿附會之嫌。總而言之,仙劍五前傳所處的時間位置頗爲不易,夾在仙劍二和仙劍五這兩個幾乎毫不相干的劇情之間。編劇能把仙劍五前傳的劇情處理地如此精妙,實屬不易。

最後說說結局,仙劍五前傳和仙劍四的結局相似,採用了開放式的結局,換句話說就是挖了個大坑。先說說兩個感覺不合理的地方,一是在雲來石上瑕一息尚存之時,夏侯瑾軒爲何放棄前去蜀山求救,而去司雲崖,說好的不放棄一點希望呢?二是到司雲崖,瑕的軀體被佔據以後,爲何只有夏侯瑾軒一個人追了上去,暮菖蘭說休息一下稍後再來,她又沒有被傷到,這麼緊急的時刻,她到底再幹嘛?再說最後一幕,暮菖蘭每天在司雲崖等着,說「我等你們回來」,最後還回眸一笑,聽見了腳步聲,來的是什麼人?終極問題在於,瑕落下山崖,瑾軒一起墜落,兩人到底死了沒有?

官方宣傳片「有情燕」中的一個鏡頭,暮菖蘭斟了三杯酒,是否爲祭奠死去的三人(謝滄行、夏侯瑾軒、瑕)?宣傳片中還出現了一個帶暗示的「十六字令」:

歸
醉裏青山日月虧
浮雲老
照影共執杯

關鍵字是「歸」,是夏侯瑾軒和瑕歸來了嗎?而結局最後出現的「憶江南」中「嚮晚共邀歸」也帶有類似的暗示。種種跡象表明瑾軒和瑕並沒有摔死,最後還回來了。一個證據是瑾軒和瑕掉下去的時候,暮菖蘭跑來看的是遠方的天空,而不是下面,也許掉下去的時候瑾軒召喚了雲來石,知道他們安全離開了,所以纔在這裏等着。所以大膽猜想,瑾軒和瑕飛往了海中仙島再次尋求誓緣枝,重新煉製固魂丹。這也能解釋爲什麼暮菖蘭看起來等了那麼就纔等回來他們。因此最終暮菖蘭還是等回來了瑾軒和瑕,三人從此絕跡江湖。

但同樣證據也可以作出完全相反的解釋,如十六字令中的「照影共執杯」並不是真的歸來,而是「照影」,正如李白「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一般,乃是豪放,正符合暮菖蘭的性格。暮菖蘭之所以留在司雲崖中,只是執念罷了,她十分清楚誰都不會回來了,因此斟酒祭拜故去的三人。那到底是什麼人來了呢?也許是暮檀桓,也許是皇甫卓,也許什麼也沒有,只是幻覺罷了。

說完劇情,終於該談一談遊戲性了。我覺得遊戲最大的亮點是終於沒有「迷宮」的概念了,幾乎所有野外地圖都是開放式的,在沒有地圖的情況下,這反而增加了不少難度。譬如丹楓谷許多人可能都沒有找到地圖,而這個地圖是典型的沒有路的地圖,在樹林裏面走啊走就是出不去(其實地圖在皇甫府中,以前去的時候就可以拿了)。這種開放式的設計將來必定會成爲主流,「迷宮」,或線性的道路已經要過時的設計了,玩家期待新的形式出現。

戰鬭系統基本上還是一如既往,只是有小修小補,譬如加入了「連攜技」。只是連攜技的操作難度略高,許多玩家一直無法達到要求,甚至可能打通了遊戲都一次沒有施放成功過,會有強烈的挫敗感。但基本的遇敵和戰鬭模式幾乎沒有改變,我想,下一個需要重構的應該就是它了吧。

總而言之,仙劍五前傳是超出我的期望的一代仙劍系列的作品,無論是從劇情、畫面還是音樂,都值得讚許。可喜可賀的是,仙劍五前傳的正版銷量十分可觀,三天之內已經銷售超過五十萬套,成爲歷代銷售之最應該是毫無懸念了。國內單機遊戲的市場已經進入了正反饋,只有玩家願意付錢,纔有公司願意開發,纔會有更加出色的單機遊戲出現。

仙劍五前傳劇情

夏侯瑾軒是四大世家之一夏侯家的少爺,一日在票號查完賬,到明州城街上逛,偶遇了賣藝的瑕姑娘和謝滄行。瑕不小心打碎了夏侯瑾軒的玉墜,便跟隨瑾軒到府上賠償。瑾軒正好遇到父親在討論折劍山莊品劍大會一事,於是在歐陽家四弟子姜承的護送下趕赴折劍山莊,一來爲歐陽英成爲武林盟主道賀,二來參與品劍大會。瑕和謝滄行也跟隨,作爲瑾軒的護衛。在路途中夏侯瑾軒一行遇到了神秘的女子暮菖蘭,她爲枯木所僱,來跟隨夏侯瑾軒和姜承。在暮菖蘭的誘導下,她加入一行人共同前往折劍山莊。

途徑千峯嶺,姜承遇到了魔族山賊厲巖,厲巖告訴姜承他有魔族之氣,從此便開啓了他淪爲魔族棋子的不歸路。夏侯瑾軒在折劍山莊外雪石路上被雪女施法蠱惑,進入幻境,雪女化身爲瑕,藉以引誘夏侯瑾軒入彀。在雪女締造出的幻境中,瑕成爲了一位知書達禮的姑娘,令夏侯瑾軒傾心動容。雪女被衆人打敗以後,瑾軒終於被救出幻境,而他卻真的對瑕姑娘產生了情愫。

姜承與歐陽家二小姐歐陽倩兩情相悅,使得大弟子蕭長風頗爲嫉恨,於是在品劍大會比武會場上當衆向姜承挑戰。蕭長風眼見不敵姜承,便痛下狠手,姜承情急之下魔氣發作,重傷蕭長風。豈料在風平浪靜的江湖之下,卻有着四大世家爭鬭的暗流涌動。皇甫門主一鳴覬覦武林盟主已久,便因此藉題發揮,散佈姜承是妖魔之說,意圖使歐陽家內亂,便可奪取盟主之位。歐陽英迫於身份,不得不將姜承逐出門牆。

夏侯瑾軒帶姜承離開中原散心,皇甫一鳴也派少主皇甫卓跟隨姜承打探,一行人來到司雲崖,遇到了神奇的雲來石。藉助雲來石,瑾軒一行人飛到了樓蘭。在樓蘭城外瑾軒遇見了龍溟與凌波,凌波是蜀山派弟子,二人前來尋找可救魔界夜叉族的至寶。樓蘭河水改道,孤城立於沙漠中,荒廢已久,但卻只見人進不見人出。瑾軒一行與龍溟進入樓蘭城,纔知由於水源乾涸,樓蘭市民不得不深挖水井,不料卻驚動了樓蘭王陵寢。樓蘭王鬼魂大怒之下,施法封印樓蘭城,將市民悉數困於樓蘭城不得出,若非頻頻降雨,市民早已乾渴而死。夏侯瑾軒和龍溟一行消滅了樓蘭王的魂魄,封印終於解除。乘雲來石回歸中原途中遇到佈雨神龍,纔曉得樓蘭城的降雨乃神龍不忍人類圍困乾渴,違背天條私自降雨,如今圍城已破,神龍也要回天庭受罰。

瑾軒一行人來到開封皇甫家,想央求皇甫一鳴門主爲姜承開脫,卻不知折劍山莊又生變故,本已重傷的恢復的大弟子蕭長風,被枯木暗中殺害。這筆賬自然也算到了姜承頭上,於是姜承走投無路之下只得逃脫。皇甫卓本想向父親求情,卻被重罰。夏侯瑾軒回家求助,被父親大罵,要瑾軒將姜承之事置之度外,以免引火燒身。瑾軒只能向二叔夏侯韜請求,再次外出尋找姜承。

瑾軒在千峯嶺山寨終於找到了姜承,而姜承卻不願回去。情急之下被苗女結蘿下蠱昏睡,豈料瑕姑娘卻一睡不醒。姜承得知終於願出手幫助,便與厲巖一同前往結蘿故鄉苗疆尋求結蘿師父幫助。不料青木居結蘿師父也對瑕束手無策,只覺瑕非死非活,不同小可。

瑾軒只能帶瑕一同前往蜀山,一來爲瑕求醫,二來求證姜承有魔氣之事。蜀山草谷道長看到瑕,發覺瑕身染魔氣,只需驅魔即可。不料驅魔之後瑕卻越發虛弱,只得放棄。一天深夜,瑾軒卻發現龍溟獨身闖入蜀山,意圖奪取神農鼎。凌波本欲阻止,卻遲遲不能下手。待夏侯瑾軒趕到,便與一同進入禁地,解除了三皇封印,助龍溟取走了神農鼎。

凌波和龍溟都身受重傷,只得躲到了蜀山下的一個山洞之中。龍溟乃魔界夜叉族國王,取神農鼎乃爲解決魔界水源乾涸。儘管重傷,龍溟還是將凌波留在山洞中,隻身前往神降秘境取水靈珠。不料在神降秘境中,龍溟終於傷勢發作,不敵守護骨蛇,身死其中。龍溟死前將其胞弟龍幽託付給枯木,希望能完成他的進攻人界的大業。凌波也終於不能爲繼,冰封洞中。夏侯瑾軒追到神降秘境,看到龍溟長槍,只道來晚,但終究還是取回了神農鼎。

本以爲爲蜀山取回神器可求蜀山爲姜承洗刷罪名,夏侯瑾軒卻被蜀山告知姜承確係妖魔。與此同時皇甫家進攻了千峯嶺,見姜承不在就殺光了山寨。瑾軒找到姜承,一同前往了折劍山莊。折劍山莊在皇甫一鳴的部署下已經準備好了逮捕姜承,在衆人的責難下,姜承終於萬念俱灰,從此與歐陽世家一刀兩斷,爲世所離棄,更名姜世離。瑾軒暗中幫助姜世離逃跑後,仍希望幫助姜世離洗刷罪名。枯木指引姜世離前往蚩尤塚,一行人來到蚩尤塚,終於喚醒了姜世離的蚩尤血脈,成爲了覆天頂魔君。厲巖和結蘿成爲姜世離手下,名喚血手和毒影。

夏侯瑾軒只見無法挽回姜世離,只得暫且作罷。暮菖蘭終於對枯木忍無可忍,向夏侯瑾軒告知了她曾經向枯木出賣過他們。原來是因爲暮菖蘭爲了賺錢就自己的哥哥和村人。心痛之下,暮菖蘭決定回到故鄉暮靄村,瑾軒和瑕也跟着來到。來到暮靄村,卻發現這裏不見天日,陰森可怖,更奇怪的是暮菖蘭的哥哥暮檀桓仍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原來暮檀桓和全村村民在十六年前就已經死了,是靠着鬼氣活了下來。如今村中了無生機也是因爲暮檀桓讓山神一直維持着十六年前的鬼界裂隙,使得鬼氣源源不斷。而瑕的身體竟然也是靠類似的力量活了下來。

夏侯瑾軒一行回到蜀山告訴草谷道長暮靄村和瑕的情形,問是否可有救藥。草谷道長說東海福地中長有「誓緣枝」,可煉成固魂丹,便可使魂魄與軀體合一。因此夏侯瑾軒決定出海尋找丹藥。大海茫茫,要想出海絕非易事,況且必須要有大船,方可在遠海航行。瑾軒只能回家向父親請求出海,不料父親斷然拒絕,而二叔也臥病在牀。瑾軒想要瞞天過海,卻被父親發現。瑾軒不得不動之以情,說要到海外歷練,纔勉強讓父親同意。

瑾軒一行在海上觸礁,漂流到了冰晶島上,遇到冰麟長老。幫助冰麟消滅了盤踞海島的大螃蟹以後,冰麟將誓緣枝送給了瑾軒,並叮囑瑾軒儘快回中原,不可久留。瑾軒一行被冰麟傳送到了開封城外的丹楓谷,見到可疑人物,於是順道前往開封知會皇甫卓。來到皇甫府,皇甫卓竟然大驚失色,說瑾軒一去五年音信全無。瑾軒纔知自己成了爛柯人,仙境的確是凡人不可久留之地。

然而過去的這五年中,姜世離在枯木的指使下創立了淨天教,並封了八大尊者,更以血手、毒影、無天、枯木爲憑,與天下武林爲敵。姜世離還帶走了歐陽倩小姐。四大世家正準備齊聚蜀山商討共禦魔教,於是皇甫卓就和夏侯瑾軒一行一同去了蜀山。回到蜀山,纔知謝滄行竟然是草谷師弟,道號罡斬。草谷用誓緣枝煉成了固魂丹,瑕服下以後終於除去了魔氣,成爲了正常人。暮菖蘭也將固魂丹帶給村人服用,山神不再維持鬼界裂隙,暮靄村終於撥雲見日。而魔教卻突然趁鎖妖塔封印鬆動之時進攻蜀山鎖妖塔,太武、一貧、青石、玉書、草谷均去施法加強封印,罡斬一人前去對付姜世離。只見姜世離帶着血手和枯木來到了鎖妖塔,意圖破除封印,打開神魔之井。罡斬以平生功力加強了封印,重傷了枯木,姜世離纔不得不退去,而罡斬卻也因此解甲逝去。

夏侯瑾軒回到家中,告訴父親二叔已被淨天教殺害。夏侯彰悲痛欲絕,將瑾軒打昏以後帶全部弟子前往覆天頂進攻魔教。瑾軒幾天以後醒來,前往覆天頂追趕父親。無天尊者唐風發覺枯木的陰謀以後,設計詐死逃跑,於是姜世離把唐風關押了起來。夏侯彰帶領弟子攻到覆天頂,只見枯木隻身迎敵,這時枯木摘下了面具,露出了夏侯韜的面目。枯木乃施展縛魂術佔據了夏侯韜的軀體,潛藏夏侯府中二十年。夏侯彰看到胞弟以後放鬆了戒備,卻被枯木一擊而殺。

夏侯瑾軒趕到覆天頂,只見父親被殺,悲痛欲絕,見到二叔竟然就是枯木,更是悲恨交加,於是以平生之力殺了枯木佔據的二叔。豈料在最後一刻,枯木卻重擊了瑕,只見瑕奄奄一息,瑾軒立刻召喚雲來石前往蜀山求救。在路上,瑕氣息漸弱,無法堅持了,瑾軒只能以瑕生前的願望帶她去司雲崖下葬。來到司雲崖以後,枯木的靈魂突然佔據了瑕的身體,藉助瑕手中的劍在懷中給了瑾軒重重一擊,幸而被瑕送給瑾軒的玉石格擋住了。

趁着枯木剛剛佔據瑕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掌控,夏侯瑾軒便要殺了枯木。可惜枯木雖不能完全操控瑕,也有幾百年的功力可抵,瑾軒漸漸支撐不住。而瑕的靈魂卻不甘就此被佔據,和枯木展開了殊死搏鬭。最終枯木終於沒有完全掌控瑕,瑾軒衝上去拉瑕的手,和瑕一起墜落到了懸崖下。暮菖蘭趕來時,只見懸崖邊上空空,悵立在司雲崖邊上。

沒有了枯木的輔佐,覆天頂終於被四大世家和蜀山攻陷,姜世離被封印在鎖妖塔下,血手被玉書和青石封抓捕,毒影發誓一定會報仇。唐風帶歐陽倩逃離了覆天頂,隱居在青荷鎮邊的山上,歐陽倩爲腹中子取名雲凡,希望他能平安幸福。而唐風的幼女雨柔卻也在混亂中身受重傷,被草谷道長用血玉保存住了生命,二十年後須再續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