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行(二)硅谷與舊金山

硅谷

我在美國待的一半時間都在灣區,但真正在硅谷只有兩三天。硅谷又叫矽谷,英文是「Silicon Valley」,翻譯的差別主要在於化學元素名稱的問題。硅谷這一概念起源於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這裏的高純度硅的提純企業,後來則成了電子產業的代名詞,而現在則是電子、計算機、軟件、互聯網產業的聖地。傳統意義上的硅谷指的是南灣的三個城市的範圍,包括聖荷賽(San Jose)、聖克拉拉(Santa Clara)和森尼韋尔(Sunnyvale),Intel、Apple、Cisco、AMD、Nvidia、Yahoo、HP、eBay等這些公司都聚集在這裏。而現在,硅谷還包含了稍往北的山景城(Mountain View)、帕羅奧圖(Palo Alto)、門羅帕克(Menlo Park)以及紅木城(Redwood City),乃至一直到舊金山。

整個硅谷都沿着101公路,延綿幾十公里,這與中國的各種高科技園區有很大的不同。像北京中關村、上海張江都是一個不大的區域,而硅谷卻是一個相當大的區域,跨越了好幾個城市的範圍。硅谷幾乎沒有任何高樓大廈,取而代之的是園區(Campus)。一個園區可能只是一個街區,幾棟房子,也可能大到半個城市。

灣區

我在硅谷由於交通不便,僅僅參觀了Google和Facebook兩家公司,加上舊金山的Twitter也就三家,不能不說有些遺憾。

Google

Google園區

Google園區座落在山景城,面積相當大,甚至都不能說「座落」,因爲據說Google的地產差不多佔了整個山景城的快一小半,差不多是硅谷最大的地主(除了斯坦福)。

Google Android

我去了Google的兩棟樓,每棟樓都差不多是兩三層,園區內隨處可以看到Google免費自行車。Google還崇尚狗文化,允許(甚至歡迎)員工帶狗上班,有專門安置和遛狗的地方,但是Google不歡迎貓和其他的寵物,很有意思。在園區內還看到了許多的新奇的健身設備,例如單人游泳池,只能容納一個人,水流是自動控制的,永遠不用擔心游到邊界。Google園區內有很大的停車場,因爲幾乎每個員工都開汽車上班,畢竟灣區還是相對地廣人稀,許多人住得距離公司比較遠。但是如果某個員工每天堅持騎自行車上班,Google會免費給這個員工提供一輛電動力的汽車,並有免費充電。Google園區相當開放,大部分地方都是對任何人開放的,因此看到了不少遊客,大部分是亞裔(中國人、韓國人、越南人、印度人)。

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園區在門羅帕克,原先是SUN公司的園區。Facebook本身是在帕羅奧圖,但公司發展太快,所以搬到了門羅帕克新的園區。Facebook可謂是近年來硅谷光芒最耀眼的公司,10億用戶規模、有史以來融資最多的IPO(首次公開募股)、股價暴跌卻仍極具吸引力、年輕的CEO扎克伯格、電影社交網絡、黑客精神……百聞不如一見。Facebook門前的路叫做「黑客路」,靠近海邊,它是一個封閉的園區,一般人是不能隨便進去的。

Facebook Campus

Facebook的辦公室極具創意,所有牆都是員工的塗鴉作品,沒有一面是單調無聊的,例如經典的「到此一遊」:

Facebook塗鴉

有些牆的塗鴉簡直是藝術作品:

Facebook塗鴉

Facebook塗鴉

還有這個樓梯間的立體塗鴉,只有在上面從一個角度纔能看到Facebook的標誌。

Facebook立體塗鴉

我中午在Facebook餐廳喫了午飯,Facebook有兩個大餐廳和幾個小餐廳,飯菜的內容和員工一樣相當國際化,而且每頓飯都不一樣,更重要的是免費的。我一不小心喫得太多了,導致一直到晚上都不餓,這可以反映出Facebook的餐廳太好喫了。Facebook在硅谷的公司中給員工的待遇可以說是首屈一指的,不僅有很高的薪酬、股票,還有各種各樣的福利,已經超越了Google的水平,堪稱世界第一。藉此Facebook招攬到了全世界最優秀的工程師,其中華裔相當不少。

Twitter

Twitter是言論自由

除了硅谷的Google和Facebook,我還去了Twitter。Twitter的辦公室在舊金山,傳統意義上其實並不屬於硅谷,但現在不少公司都選擇了舊金山。這是因爲畢竟硅谷是相對地廣人稀的地方,並不適合喜歡熱鬧的年輕人的生活,但科技公司的平均年齡普遍卻都很低,而灣區最大、最繁華的城市就是舊金山了。所以許多公司在灣區創業的時候硅谷不再是一個惟一的選擇了,舊金山儘管成本高一點,卻能吸引到年輕人,何樂而不爲呢?Twitter就在舊金山市政廳附近的一棟大樓中,靠近地鐵站。Twitter和Facebook、Google一樣都提供了優質的免費三餐。這其實還是應該感謝Google,因爲在Google之前幾乎沒有IT公司爲員工提供免費餐食,而Google之後的公司大都提供了,而且還相當好。

Twitter的辦公室環境與Facebook和Google一樣,都是「大網吧」的風格,員工一個一個挨着坐在一個很大的開放式空間中。這與傳統的IT企業的辦公室風格有很大的區別,像微軟、甲骨文這類公司,每個員工都有一個獨立的辦公室,可以安靜地工作,避免打擾。而這些「大網吧」式的辦公室環境恰恰是完全相反的目的,就是爲了讓員工相互「打擾」,避免分割造成的溝通不暢。孰優孰劣?這應該是見仁見智吧。

舊金山

舊金山是灣區惟一的大都市,是僅有的可以看見高樓大廈、有密集的人口、發達的公共交通的地方。舊金山比起聖荷塞並不是灣區人口最多的城市,但卻絕對是灣區的文化中心。舊金山是灣區最早開發的城市,也是各種媒體、影視上曝光最多的城市,還是中國人聽起來最熟悉的城市。不僅在中國人的耳中,在美國人的眼裏舊金山也是一個知名地方。首先讓人想起來的是十九世紀中葉的淘金熱,兩年之內使舊金山從一個幾千人的小鎮變成了二十萬人的大城市。後來舊金山還成了美國同性戀遊行運動的發源地,爲早期的同性戀者爭取了平等對待的權利。電子科技革命以後,硅谷以及舊金山灣區更是成了創業的聖地,至今還是創新的源泉所在。

唐人街

唐人街又叫華埠或中國城。中國人去美國當然不能不看看唐人街,在異域呆久了,走進唐人街看到熟悉的景色給人一種回到中國的錯覺——不僅僅是中文招牌,還有中國鬧市特有的紛亂與秩序。舊金山的唐人街傳說中是美國唐人街中最漂亮的,而其他城市的大多都髒亂差。

舊金山唐人街

舊金山有近30%的華裔人口,大多數是講粵語的早期移民,因此中文在舊金山相當常見,不限於唐人街。在舊金山的公交車上,可以看到英文、中文和西班牙文三種說明文字,同時還能聽到粵語的報站。BART(灣區軌道交通系統)站內也能拿到中文的乘車說明。我在舊金山金門公園的時候還見到了一位不會講英語,只會講粵語的老太太,她只會說一句英語:「I can't speak English」可見不懂英語在舊金山生活下去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除了唐人街,舊金山還有日本街,不過日本街現在日裔人口已經不多,只剩下幾個日本超市和日本餐館,許多還是韓國人開的。之所以這樣,有兩方面的原因:一個原因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對日本宣戰以後,日本街遭到了愛國主義者的嚴重破壞,許多日裔紛紛逃離,戰後也沒有回歸;另一個原因是近幾十年日本向美國移民逐漸減少,美國日裔人口平均年齡已經超過了40歲,日裔人口的比例不斷下降。而中國情況恰恰相反,最近二十年來向美國移民不斷增加。因此唐人街長盛不衰,甚至不斷擴大。

舊金山日本街

高樓大廈

灣區是幾乎沒有高樓大廈的,硅谷所有公司的園區大多都是一大片區域,平均兩三層樓。只有舊金山有一些高樓大廈,還集中在唐人街東邊接近海邊的金融區。其實這背後最重要的原因是舊金山灣區處於環太平洋地震帶的聖安德烈亞斯斷層上,不適合建高樓大廈。1906年舊金山就因爲大地震使得整個舊金山城市淪爲廢墟,也正因此纔使得灣區其他城市有了逐步發展。不過據科學家預測舊金山灣區在未來30年內還會有一場大地震,烈度可能不亞於1906年,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交通

美國是一個幾乎人人有車的國家,在廣大的西部更是這樣。不像中國鐵路的迅猛發展,美國的鐵路系統在不斷衰退。這在五十年前是完全不同的,近五十年來隨着飛機和汽車的興起,美國的鐵路逐漸失去了競爭力。

灣區的區域公共交通系統並不是很發達,跟大型中心城市比起來差不少。在灣區,有三套公共交通系統,分別是MUNIBARTCaltrain,MUNI是舊金山城市內的公交系統,BART是灣區城市之間的地鐵交通,主要通車範圍是舊金山和東灣,而Caltrain也是灣區城市間的交通,連接了舊金山和聖荷塞之間的半島地區。在中國大城市住習慣了的人到灣區可能會有些不習慣,因爲感受到了什麼叫沒有車寸步難行的生活。

風景

舊金山有許多美麗的風景,其中最著名的恐怕就是金門大橋了。金門大橋於1937年4月完工,跨越聯接舊金山灣和太平洋的金門海峽,南接舊金山的北端,北接北灣馬林縣。金門大橋建成時曾是世界上跨距最大的懸索橋,因此一直是舊金山的地標。

金門大橋

金門公園是城市中央的一片面積巨大的綠地,佔地大約4平方公里,成標準的長方形,東西距離長,南北距離短。金門公園大到不是一天能轉遍的,公園裏面可謂包羅萬象。

金門大橋和金門海峽中的「金門」都是對英文「Golden Gate」的直接翻譯,得名於金門海峽。雖然金門海峽這個名字早就有了,但是現在想想還真的很有意思,因爲舊金山灣是美國西海岸最大的港口,中國每年大量向美國出口的產品絕大多數都在舊金山灣的奧克蘭港內卸貨,因此每天都可以看到萬噸巨輪往來穿越金門海峽。中美兩國的自由貿易爲兩國都帶來了巨大的財富,這正是對「金門」最好的詮釋。

金門公園

舊金山還有一個著名的景點當屬漁人碼頭,其中以39號碼頭爲最著名。我在漁人碼頭喫了酵母麵包、海鮮濃湯與大螃蟹,這三道菜是去漁人碼頭不能不喫的,尤其是大螃蟹,既便宜又好喫,中國國內是喫不到的。

39號碼頭

美國之行系列

非常規的自我實現——聽陸向謙講創業

前天選課的時候,偶然看見一個叫做「創業創新與領導力」的課程,正好在星期六晚上,於是就選了。今天晚上在主樓報告廳上了這個課,感覺遠遠超出我的預期。在進入課堂簽到時,發現有兩份不同的簽到本,一個是爲選課的清華學生,另一個是微博上報名的,看來是開放式的課程。上課前老師還強調了所有人必須使用微博與老師互動,真是令人耳目一新。

這個課的內容是「陸向謙領導力論壇」的一部分,老師叫陸向謙,每個星期請一個業界成功的創業者來交流,以期「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效果。第一節課是陸向謙老師親自與大家交流,從提問開始,討論成功的創業者的素質,課堂氣氛十分熱烈,這在清華是不多見的。大多數清華的課堂都是死氣沉沉的,老師一個人講,下面學生渾渾噩噩,而這麼好的課堂氣氛體現了老師非凡的功力。

課堂的最初老師提了一個問題,問你的理想是什麼。我站起來回答說,我的理想是創立一個像Google這樣的公司。老師從這個問題引開,提出了創業的核心觀點:「大成功必須有非常規的自我實現」,即「顛覆性創新」。與之相對的是「微創新」,騰訊這樣的公司經常提出這個概念。但對於個人創業者來說,微創新是很難成功的,因爲你在走一條熟悉的道路,這條道路上大公司已經有了相當強的積累,它可以很輕易超過你。個人創業者的微創新實際上是爲大公司當了探路者,當你發現這條路可行的時候,大公司會立刻趕上來,情況好的話會提出收購,更多時候是直接利用自身優勢把創業者碾壓致死。而顛覆性創新是大公司不能做、不敢做,但又不得不做的,就像PC業務之於IBM,智能手機之於諾基亞,數碼相機之於柯達,在線視頻之於好萊塢。大公司面對顛覆性創新,不做是等死,做了是找死,於是就在困境中被創業者趕超。

其實顛覆性創新、非常規的自我實現本質都是差異化競爭,利用自己的優勢與別人的劣勢競爭。這就是不走尋常路的好處,你面對的是一片沒有競爭者的藍海。陸向謙老師還講述了自己個人的經歷,文革時期在上小學,當時大家都在搞政治運動,惟獨他喜歡看書,不斷學習。在文革時期這麼做可以說是異類,甚至有被敵視迫害的風險,而他卻堅持自己看書的興趣,積累了很多的知識。1978年恢復高考以後,他就輕易擊敗了競爭對手,順利進入了清華大學。在外人看來,這是陸向謙老師的遠見卓識,預測到知識在後來政治風向變動後會發揮重大作用,真的是這樣嘛?簡直是胡扯,一個小學生怎麼可能有這種遠見!完全是因爲他當時出於個人興趣,喜歡讀書,就像比爾蓋茨上中學時半夜爬出去玩大型計算機,喬布斯輟學後旁聽字體排印設計課程,僅僅是處於興趣,追隨自己的內心而已,並沒有預料到後來的機會。

陸向謙

陸向謙老師進入清華大學以後,學了機械專業。其實本來自己喜歡的機電結合的方向,但是由於自己的工作分配原因,他放棄了自己興趣,於是這幾年便過得很無趣。80年代初期,他覺得去去美國留學,這在當時是十分少見,不向現在這麼火,因此沒有什麼競爭,順利進入了美國西北大學學習工學。本着一顆立志報國的心到美國以後,他纔發現中國缺的不是工業,不是工程師,而是有遠見的管理者。於是他就到Kellogg學院旁聽工商管理學的課程。當時在中國大家崇尚的是數理化,而不是現在人人都想去學金融管理。他選擇工商管理學是一個非常大膽的決定,但也給他帶來了無窮的機會。正巧當年摩托羅拉籌劃進入中國,想找一個熟悉中國的人,由於他是中國大陸過去留學的極少數人之一,又懂工商管理,於是就被摩托羅拉找到了,開始幫助摩托羅拉進入中國。在當時許多人都覺得不可思議,他這一個本科生,怎麼會被摩托羅拉這種國際大公司器重。但是他畢業回到中國和高層官員交往以後纔發現,中國官員的思想是多麼封閉保守,他總是被質問「你到底是在幫助資本家騙我們,還是在幫助我們騙資本家?」當年的中國人很少有認識到貿易是雙贏的,而不是互相欺騙。因此他又回到美國,在伯克利加州大學讀了金融學博士,此後又到香港任教。陸向謙老師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因爲他人生的每一步都走得不尋常,不去走擠着千軍萬馬的獨木橋,而是另闢蹊徑,追隨自己內心,做別人不敢做的事,走別人不敢走的路。

當然,高回報的選擇往往是高風險的,而願意承擔高風險的畢竟是少數人,這是由一種基因決定,經常被稱爲「創業者基因」,所以有其父必有其子。陸向謙老師向我們講,他發現女兒從小就喜歡游泳,而且具有非同一般的游泳天賦,就讓女兒追隨自己的興趣發展。在她上中學的時候就進入了美國國家青年游泳隊,於是在高二的時候就申請斯坦福大學被錄取了。他的女兒畢業的時候,考慮找工作,被他推薦Pinterest這個公司,雖然不大,但卻潛力無限,而不是選擇一個已經發展相當成熟了的大公司。

後來談到中國的問題,爲什麼中國人少有成功的創業者?中國人不聰明嗎,不勤奮嗎?完全不是,而是中國人普遍價值觀單一,大家總喜歡追隨別人,走別人已經走過的路,善於規避風險,而不是爲了收益承擔風險。中國人有很強的趨同效應,俗話說「槍打出頭鳥」,正是所謂古人的智慧「不敢爲天下先」。

我認爲這本質上是中國傳統價值觀對自由的漠視,中國古代思想總是在儒家的等級制和佛家的平等主義之間鬥爭徘徊,自由主義是沒有生存土壤的,一直到今天都沒有太大改觀。創新者與創業者需要自由的空氣纔能生存,否則會因爲打破常規而被壓制,這種常規可能是利益上的,道德上的,或者價值觀上的。當今社會平等總是被當作議題討論,充斥着反腐敗、反官僚、反國家壟斷等論調,對平等的追求超過對自由的追求。而自由(機會平等)和平等(結果平等)在某種意義上是矛盾的,所以有了左翼和右翼之分,前者追求平等,後者追求自由。中國的專制制度正在走向解體,中國在不遠的將來就會迎來平等和民主的盛世,但自由的春天卻不知何時纔能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