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旅居记(五):人间天堂

在瑞士生活,最不能忽略的就是它的湖光山色了。每天步行十几分钟,我就可以走到苏黎世湖边,向南望去还可以看到终年积雪的阿尔卑斯山,美景尽收眼底。沿著湖边向北走到利马特河,两岸是苏黎世老城,有石板路、大教堂、低矮的房子和充满艺术气息的小店,就像任何一个童话般的欧洲小镇。

苏黎世六鸣节

低税收、低福利、优质基础设施

说瑞士是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一点也不为过,简直可以说是人间天堂了。瑞士具有全世界最好的公共基础设施,最透明的政治制度,高效的政府和优良的社会治安,它是一百万人以上的国家中最高的人均收入最高的,生活品质无可挑剔,同时又有不成比例的低税收。相比邻国德国动辄50%的高个人所得税率,同样的收入在苏黎世可能只要纳税20%。需要澄清的是,不是瑞士每个州税率都一样,但是瑞士是没有所谓的「联邦个人所得税」的。

瑞士的政府支出主要体现在发达的基础设施上,譬如全世界最准点的铁路(超过日本),小小一个国家每天火车班次多达八千多次。在基础设施已经如此发达的条件下,瑞士人还是在不断投资公共建设,以至于整个国家的道路、桥梁、机场、火车站都非常现代化,而不像美国深陷基础设施投资困局。去年建成的圣哥达基线隧道就是一个例证。

瑞士政府是怎么同时做到的高开支和低税收,一直是我疑惑的地方。经过研究,我把它主要归功于「避风港溢价」,并且这一特点在类似的国家譬如美国、日本、新加坡也有体现。世界上各个政府的钱哪里来?无非是税收、土地出让和债务,在前两者都不高的前提下,政府主要靠债务来弥补庞大的赤字。由于瑞士是金融避风港,瑞士法郎非常强势,无论利率多么低总是有投资者买入,但是国际局势有什么风吹草动,瑞郎就会暴涨。与此同时,瑞士还发行了负利率国债,为政府筹集了廉价的资金。这种制度是不可复制的,只有金融避风港才有条件,否则就会变成举债无度的希腊、西班牙、委内瑞拉,无力偿还外债。瑞士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有自主的货币,而且债务以本币计价,所以我把它称为「避风港溢价」。至于风险,那就是有一天它不再是避风港了,瑞士法郎剧烈贬值。

和许多人想像的不一样,瑞士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高福利国家,远远不如北欧「从摇篮到坟墓」,甚至也不如西欧其他国家,譬如,瑞士没有国家支付的全民医疗。在瑞士每个人都必须买商业医疗保险,看病很贵,可以说超过美国。教育也是贵得离谱,尤其是幼儿园。同事告诉我,由于他离婚,不得不把孩子送到全天制的幼儿园,价格高达每天400瑞士法郎!对,是每天。这与北欧国家的高税收、高福利制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瑞士在2016年全民公投中否决了「全民基本收入」,由国家无条件向每个人发放2500瑞士法郎的工资。

瑞士有穷人吗?我的观点是,没有,至少我几乎没有见过乞丐。苏黎世最低工资是月薪3500瑞士法郎,实际上市场给出的工资还要高于这个数字,因为劳动力极度短缺。3500瑞郎相当于3000欧元,这个收入在邻国德国绝对是中产阶级以上。在瑞士,这个收入绝对可以让人体面地生活了。就算物价实在昂贵难以承受,也可以到邻国享受低物价,所以瑞士显然是一个没有所谓穷人的国家。当然,这个收入是付不起瑞士昂贵的幼儿园的,所以有个照顾孩子的母亲是必不可少的。

瑞士是一个保守的国家。据了解,瑞士的大部分女性在婚后是不参与工作的,特别是有孩子的女性。在瑞士,家庭主妇被尊重,被认为是一家之中最必不可少的角色,尤其是对于孩子的成长。许多其他西方国家在「女权主义」的旗帜下歧视家庭主妇,盲目抹杀男女差异,这在瑞士是找不到的。在我住的地方附近,有一个哈瑞迪犹太人社区,他们是一个犹太教的极端正统教派。我几乎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们的成年女性,因为按照教义女性是不可以跟外人接触的,哪怕是日常采购也都由男性解决。

我是如何去了这么多国家的

迄今为止,我已经去过了72个国家,其中有四十多个都是我在瑞士期间造访的。总是有人问我哪来的时间和金钱去这么多地方,在这里我分享一下我的秘密,其实我的绝大部分旅程都仅限于周末。只要周五晚上出发,周一早上回来,一个周末可以去一个地方,而且不会耽误工作。我有过连续几个月每个周末都出去。至于精力问题,那就要看个人能力了,所以越年轻越有精力去旅行。我的天赋在于从来不用倒时差,无论是向西飞越大西洋,还是向东飞到中国,抑或从北美飞越太平洋。多亏了这个天赋,我可以从香港14个小时飞到纽约,到达以后就能立即按照当地时间作息。至于在飞机上干什么,当然是睡觉养精蓄锐了。有时候一闭眼睛再一睁眼,十个小时过去了,仿佛没有经历旅途就到了。能在拥挤的经济舱座位上连续睡十个小时,可能也是一个特长吧。

瑞士什么都不便宜,唯独机票价格不贵。欧洲廉价航空非常发达,许多机票只要提前订,便宜得难以想像。有多便宜呢?飞到伦敦只要20欧元。作为瑞士的枢纽,苏黎世机场有许多航线,近到欧洲各国,远到洲际长途。除此之外,距离苏黎世一个小时火车旅程的巴塞尔机场,它是廉价航空easyJet的一大枢纽。旅行的另一大开销就是住宿了,我的个人偏好是,除非是专门为了体验,否则不会住宾馆。住宾馆真的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情,不如住青年旅舍能和各地的人聊天,住Airbnb能找到当地民宿。交通和住宿一般会占到旅行开支的60%,解决这两个部分以后,其他也就没有多少了。

瑞士再见

从2014年9月到2016年4月,在瑞士的岁月匆匆走过。在离开瑞士一年之际,我终于完成最后一篇「瑞士旅居记」了。在瑞士的度过每一个日子和旅行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回忆,再次回到欧洲旅行的时候,我感觉仿佛回到了第二个故乡。

至于我为什么离开瑞士,来到美国纽约,答案其实很简单。瑞士虽好,却是瑞士人的瑞士,而纽约则是全世界的纽约。有些东西只有在超级大都市中才可以体验到,那里是冒险者的乐园。

为什么Project Fi是全世界最好的运营商

Google Project Fi已经推出两年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没有第二个运营商能比得上这个计划。作为Google产品的信徒,我在它没有推出之前就开始关注了,只可惜当时人在瑞士。去年我来到美国以后,第一时间就用上了Project Fi,从此以后再也不为流量担心了,简直是另一个境界。

相比传统的运营商,Project Fi绝对是独一无二的。事实上Project Fi比广告上说的还好用,许多好处是Google根本没有提到的。我自从买了Project Fi,可谓是惊喜不断。惊喜如下:

  1. 所有手机都可以用,并非只有Nexus和Pixel。
    • 这一点和Google官方的说法不一样。在官方网站上,支持的设备只列出了Nexus 5X、Nexus 6、Nexus 6P和Pixel。经过大家实践,其实激活了的Fi是可以在任何设备上使用的,包括iPhone。
  2. 全球免费漫游,流量到几乎哪个国家都能用,没有任何额外费用。
    • 漫游对于我来说至关重要,因为曾经每次到不同的国家,都为当地的流量发愁。要么是国际漫游,通常来说很贵,要么就是购买当地的SIM卡,因此我收集了大概有30个国家的SIM卡。幸好有Prepaid SIM with data这个网站。
    • 对于经常出国的人来说,这个简直秒杀一切。我当初被Project Fi吸引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它。
    • 官方的说法是覆盖了全球135个国家(列表),但令人感动的是,列表中明确说明不包括流量的国家有的也可以用!譬如古巴,亲测是惟一可用的美国运营商。
  3. 可以在中国、古巴用流量直接连接世界上所有网站,没有封锁
    • 这点非常方便,偶尔去一趟中国、古巴这样的国家,能自由访问Google还是非常重要的。
    • 无论漫游到哪里都是美国IP地址,技术上可能是在数据链路层或者网络层就把流量传输了,因此不被墙管辖。
    • 实际上,只要是国外的运营商,在中国使用都没有封锁的。但是价格如此亲民而且没有国际漫游费用的,也就只有Project Fi了。
  4. 流量用多少算多少钱,再也不用研究各种「套餐」、「计划」。
    • 官方说法是$20美元的基本月费,然后流量还是可以选择的,$10是1G,$20是2G。
    • 但是,用不完的流量会按比例退还。如果用超过了,也是按比例收费,每$1流量100MB。所以说事实上就是流量用多少算多少了。
  5. 免费的数据卡(Data only SIM)。
    • 一个Fi账户下面除了一张主卡,还可以最多可以申请9个数据卡(参考)。
    • 如果有多个手机,那么可以给每个都装上数据卡,配合Hangouts应用跟主卡一样可以接打电话、收发短信
  6. 免费美国、加拿大通话,打电话到其他国家也很便宜,譬如中国$0.01一分钟。
    • 美国、加拿大免费通话应该已经是大多数美国运营商的标配了。有了它再也不用第三方VOIP服务了。
  7. 同时连接多个运营商4G LTE网络,大大扩大的信号覆盖(覆盖图)。
    • 作为虚拟运营商,Google现在并不拥有网络(以后谁知道呢?说不定Project Loon加入),而是租用实体运营商的网络。
    • 在美国,Fi连接的网络是T-Mobile、Sprint和US Cellular三家,结合起来覆盖率堪比Verizon。
    • 同时连接不同的网络的基站需要跟手机配合的,只有官方支持的设备才可以。不是官方设备,则只能在同时连接一个网络的基站。
  8. Google提供免费的公共Wifi加密,防止流量被窃听。
    • 这个也是需要设备支持的。Google为Fi用户提供了免费的公共Wifi加密VPN,这样就可以放心用了。
    • 同时,配合设备Project Fi还支持「无缝切换」,也就是说打电话的时候如果Wifi信号不好了,通话会无缝切换到运营商网络,不会受到影响。
  9. 无需签约,随时暂停或者终止,免费「停机保号」。
  10. 此外,Project Fi还提供多人套餐,第二个人开始月费降为$15,其他费用不变。

如果你已经决定了,不要忘了用我的推荐链接注册,这样你和我都可以获得$20美元的奖励。其它问题可以参见FAQ

Project Fi激活是最麻烦的地方,如果你人不在美国或者没有官方支持的设备的话。这可能是对大多数人来说最大的障碍,但是可以找有这些设备的朋友激活,实在不行还可以去手机店……总之面对这么多的好处,困难能克服就克服一下。

不过话说回来,Pixel确实是我有史以来用过的最好用的手机,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已经是今非昔比。从Android N开始,系统的流畅程度已经超过了iOS,最新的Android O更不必说。在过去的一年中,我随身携带两部手机:iPhone 7和Pixel。根据我的亲身体验,Pixel在电池续航和拍照(尤其是夜晚)方面全面超越iPhone 7。

Project Fi和Google Voice的有些功能是重叠的,所以目前Google只支持其中之一。如果曾经有Google Voice号码,需要把号码迁移到Project Fi。如果希望保留原来独立的Google Voice号码,那么就要使用不同的Google账户了。

波纳佩岛意外之旅(三)

帕利基尔

离开了神秘的南马都尔,已经过了大半天了,顺时针环岛游继续进行。司机开车大约一个小时,从岛的最南端绕过去,来到了真正的首都所在地帕利基尔(Palikir)。跟老城科洛尼亚相比,帕利基尔更加干净整洁,而且有许多新的建筑,最显眼的就是密克罗尼西亚大学了。其实有点出乎意料,毕竟是一个只有三万多人的小岛,竟然还有一所大学。这个大学是1963年美国人帮助修建的。整个大学校园是一个巨大的草坪,中间有几个建筑,还有走廊连接起来。我在逛的时候有不少学生跟我打招呼,有的甚至直接用日语。当我说我是中国人以后,他们纷纷用不太标准的中文说「你好」。

密克罗尼西亚大学

路过大学的自习室,门前看到了两个广告,分别是中国和日本政府资助的奖学金和留学项目,条件都十分优厚。日本给出的待遇是免费去冲绳大学留学一学期,包吃住免学费。中国则是直接向学生发数额不菲的奖学金。难怪这么多人都会说几句中文和日语。中日两国为了争夺这一个小岛,处处暗中角力。

大学不远处就是密克罗尼西亚的政府所在地,这里集中了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政府的所有机构。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由四个州组成,分别是波纳佩、楚克、科斯雷和雅普。这四个岛相距很远,分属三个不同的时区,虽然都是密克罗尼西亚文化,但语言却不通,于是他们也基本上是各自为政。他们互相之间似乎还有不少偏见,当我和向导谈到我下个目的地是关岛,但是要在楚克转机的时候,向导和司机纷纷说她们不喜欢楚克人。我问为什么,向导说楚克人不好(not nice),喜欢坑骗外人,不如波纳佩人热情好客。至于雅普和科斯雷,波纳佩人更加看不上,因为他们岛更小,人更少。

帕利基尔

政府大楼附近有一个纪念碑,上面刻着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宪法的序言。其中有一句「To make one nation of many islands, we respect the diversity of our cultures. Our differences enrich us.」这个如此「多元化」的国家的统一完全是美国撮合出来的,各自为了各自的利益,本身并没有什么深厚基础。从二战后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这些海岛都属于太平洋群岛托管地,包括密克罗尼西亚诸岛、关岛、塞班岛、帕劳。后来他们为了各自的利益,有的选择了加入美国(塞班岛),有的选择自行独立(帕劳共和国),剩下几个组成了密克罗尼西亚联邦。

离开帕利基尔,继续往北的路上,我们遇到了一个小摊贩,向导停车要买sasimi。我一看原来是生鱼片,发音跟日语「さしみ」相似,看来饮食也受日本影响很深。不过这些鱼片是没有冰鲜的,在如此炎热潮湿的环境下,我十分怀疑吃了是否会食物中毒。

索克岛日军遗迹

环岛游的最后一站是索克岛。索克岛和波纳佩主岛由一个堤道连接了起来,汽车可以开过去。整个岛是一座山,居高临下,地势险要,汽车只能努力开到半山腰。二战时期日军在山上布置了复杂的防御工事,尤其是防空大炮专门对付美国的飞机。然而在美国空军密集的轰炸下,日军还是失守了,连同「日军的珍珠港」楚克潟湖的大量日军军舰都被美国波音公司研发出的B-29击沉了。

汽车上山的道路比较崎岖,到达半山腰的折返点,下车正好是一个观景台,可以俯瞰波纳佩主岛和机场。如果要是有飞机起降就更好了,但是这个地方要是有飞机起降,我估计就不在这了。司机停在车里面休息,向导和我继续爬山。在这种湿热的天气下平地上走都累,爬山简直是要命。没走几分钟,突然大事不好,倾盆大雨说来就来。眼看前方就是山顶了,上面有茂密的植被,我加快跑了上去。山顶上被大树遮天蔽日,地下是厚厚的腐殖层,一脚踩进去能埋没小腿。每天都有的大雨使地上泥泞不堪,每走一步路都要费很大的力气。向导从上山的时候就把鞋脱了,在泥沼中穿梭自如。

很快雨停了,这是一个小砖屋出现在眼前,已经摇摇欲坠。旁边有政府立的展示版,上面说这是日军留下的遗迹之一,已经过去七十多年了。事实上当年美军已经几乎把山顶炸平了,然而在热带大自然的力量无比强大,这些参天大树都是后来重新长出来的。

继续向密林深处跋涉,转弯看到了一座保留完整的大炮。

日军基地大炮

很难想象,战争已经结束了七十多年。更难以想象的是,七十多年前的大日本帝国能够触及到如此偏远,气候又恶劣的小岛,并且带来了大量的移民和驻军。是怎样的力量让当年的日本如此疯狂地向外扩张,又是怎样的力量让如今的日本内卷化发展?

日军基地

索克山上的日军遗迹还有很多,但是其他的都在密林的更深处,包括一个巨大的油库。要想接近它们实在是太困难了,向导也不知道确切的路。更重要的问题是,经过一天跋涉我对高露点高湿度的忍耐已经接近了极限。眼看又一场雨即将袭来,我们就决定下山了。

科洛尼亚

回到科洛尼亚以后,我告别了向导和司机自行游览。科洛尼亚是波纳佩最大的城市,第一天晚上我已经和中国之星酒店的老板娘来逛过一次了,不过主要是各种商店,这次我的目的是看它丰富的历史遗迹。科洛尼亚在西班牙语中的意思是殖民地,它真的是名副其实的殖民地,它最早是西班牙人建城,后来是德国人,然后是日本人,最后是美国人。

城市的西边有一个德国教堂和墓地,我专门走过去造访。一路上遇到的波纳佩人真的都很友好,热情地跟我打招呼。德国教堂是德意志帝国统治时期修建的,也是一个天主教堂。教堂后面有墓地,但是墓碑不见了,只有棺材埋在地下。

走到市中心,市政厅附近赫然写着美国邮政(USPS),进去一看跟美国的邮局真的几乎一样。这里寄明信片到美国和美国本土价格一样,都是0.34美元,果然是美国经营的。邮局旁边是游客中心,真是令我意外,早知道该早来看看的。游客中心里面有许多免费的旅游资料,但是大部分都是日语的,英语的资料比较少。看来游客还主要是日本人。游客中心的工作人员是一个本地大妈,但是一开口发现了纯正的美式口音。询问得知她曾经在美国住过大半辈子,因为丈夫加入了美军,是一个军官。虽然独立了,密克罗尼西亚人至今都还可以随意到美国工作、定居,以及加入美军。

科洛尼亚最大的十九世纪遗迹是西班牙墙。在科洛尼亚的北部,有一片公园绿地,绿地被一堵墙分成两边,这堵墙就是西班牙人计划修筑的城墙。城墙虽然不高,却是正宗的西班牙殖民风格,跟我在加勒比海看到的各个西班牙遗迹很相似,譬如波多黎各的圣胡安城墙和古巴的哈瓦那城墙。

西班牙城墙

这个城墙是一个没有完工的工程,因为它并没有把整个城市围起来。大概是开始修建城墙以后没多久,西班牙帝国就在1898年的美西战争中失败。随着菲律宾、夏威夷被割让给美国,加罗林群岛也没有了占领的价值,只好卖给了德国,德国将其并入德属新几内亚管理。

西班牙城墙上

城墙后面不远处有一个教堂钟楼遗址。这个钟楼是德国人在1909年修建的天主教堂,虽然当时波纳佩已经卖给德国了,这里的西班牙神职人员大多却都留了下来把自己的余生留给了上帝,钟楼旁边还有一个小墓园,埋葬了传教士的遗骸。这个教堂在二战中被炸毁,但是钟楼幸存了下来。

西班牙钟楼

西班牙墙的另一边是一个小广场,广场上有一个观音菩萨像,这显然是日本人的遗迹。观音菩萨像的基座上刻着「ポナペ岛物故者慰灵像」,意思是纪念波纳佩岛的亡者。这个佛像是1979年日本人回到波纳佩岛上修建的,佛像后面有「献金者御芳名」碑。虽然这个纪念碑主要是为了纪念阵亡的日本人,但是作为战败国,日本人不太方便这么直接说,不然会被扣上为战犯招魂立碑帽子。因此这个基座后面的文字上面刻意说明了是纪念波纳佩阵亡的所有人,甚至包括了侵略的美军。

值得注意的是,观音菩萨背后还有一个十字架。波纳佩基本上所有居民都是基督徒,观音菩萨这样的异教偶像需要融入当地文化。

科洛尼亚观音菩萨

离开波纳佩

第三天是我在波纳佩停留的最后一天,这一天美联航的下一班飞机终于要来了,我可以继续踏上前往关岛的行程,完成UA154之旅了。虽然飞机下午3点半起飞,但是机场的值机时间却是11点半到1点半,过期不候。我不懂为什么这样安排,这个小机场完全没有必要候机,但是它的时间安排导致我不得不在机场无所事事至少两个小时。我只好中午11:30先跑到机场换登机牌,计划起飞前再去安检。岂料我11:30到机场,却不见一个工作人员,也没有人准备值机。过了十几分钟,有其他乘客陆陆续续来了,但是还没有工作人员。一直等到12点多,终于有工作人员出现了。这是加上我一共有三个乘客等候值机,其他两个人都是商务舱,于是虽然我先到了还是优先给他们办。机场值机人员的工作效率实在让我大跌眼镜,给两个人托运行李打印登机牌一共花了40分钟,期间队伍越来越长,等我排到的时候,终于又多开了好几个值机柜台,吞吐量一下提高了不少。

工作人员查了我的证件以后,打印出了登机牌,却告诉我不能给我,要我交20美元的离境税。他们告诉我游客离境的时候必须交这个钱,否则不给登机牌,而且只收现金。我检查了一下钱包,身上钱不够20美元了,但是,机场竟然没有取款机!尝试请求免除未果,机场工作人员说我可以到科洛尼亚市区去取钱,但是这个时间没有任何交通,也没有出租车,真是气死我了。我跑到外面沿着堤道走,拦了一辆私家车,给了他们1美元把我捎到科洛尼亚。幸好我第一天取过钱,我很快就找到了自动取款机。但是,祸不单行!我取钱的时候又遇到了意外,银行卡被锁定了,同时收到了银行的「温馨提醒」我的账户有「异常活动」,银行为了我的「资金安全」就把我的账户锁定了。我只好硬着头皮给银行打电话,打通以后才意识到这个时间是美国的半夜,虽然银行号称24小时服务,但是接电话的人却说没有权限替我解锁,要我等到正常工作时间。实在无奈,决定去旁边可以收信用卡的日本商店碰碰运气。经过我的请求,日本商店的店主说可以给我刷信用卡套现,但是我要20美元现金,他们要刷我40美元作为代价,只好就这么认栽了。拿到现金以后,匆忙赶回机场。到机场的时候值机柜台已经关闭了,好在海关还在,他们拿着我的登机牌,我交了「离境税」终于放我走了。

路线图

波纳佩岛意外之旅(二)

环岛游

清早起来以后,预订的司机就开车来接我了。司机是中国之星酒店前台小姐的妹妹,她们两个人开车一起带我逛波纳佩,分别做向导和司机。早上8点的时候尽管阳光已经很毒辣了,天气还算能让人喘过来气。开车穿过科洛尼亚,就进入了茂密的热带雨林。波纳佩岛和太平洋上的大部分岛屿一样都是火山岛,整个岛是个圆形,中央是一座死火山。密克罗尼西亚的基础设施很好,尤其是公路平整干净,这点我没有想到。经过了总统宅邸,本来想拍个照,被疑似警卫的人拒绝了。看来岛虽小,现任总统官架子却不小。

一路上我看到了许多教堂,有新建的也有废弃的,数量非常多。这些教堂有天主教,也有新教各教派,听向导说近年来发展最快的是摩门教。我在路边还碰到了穿着典型的摩门教年轻传教士,一问果然来自犹他州盐湖城。岛上教派众多源于其殖民历史,西班牙人是有文字记录的最早发现密克罗尼西亚的人,大约是在16世纪。但是一直到19世纪末西班牙才开始占领波纳佩,在此建立了「升天的圣地亚哥城」(Santiago de la Ascensión),也就是今天的科洛尼亚(Kolonia)。科洛尼亚得名于西班牙语Colonia,意思是殖民地。没过几年,德国从美西战争中战败的西班牙手里购买了加罗林群岛,包括波纳佩。再到后来一战战败,赤道以北的德占太平洋岛屿都被转交给了日本。二战以后就是美国控制了,一直到八十年代独立为止。如今岛上的人几乎都信基督教,大概是一半天主教徒,一半新教徒。日本占领时期也引入了佛教和神道教,根据美国国家史迹名录(链接),科洛尼亚市政厅附近还有一个日本神社,但是我并没有找到。

司机停留的第一个地点是一个史前人类岩画,据称是岛上的原住民在2000年前刻在石头上的。停车以后还有下来走一段路,然后付3美元给村民当门票钱。这段路虽然过去单程只要走10分钟,但是这个时候天气已经热得让我头晕脑胀了。跋涉了一段密林覆盖的道路,终于到了岩画所在的小山丘。与周围茂密的植被形成鲜明对比,这个小山丘光秃秃的,上面只有岩画。岩画雕刻清晰,内容丰富,有各种形象。

岩画

看岩画走路这来回一趟把我累得都快要晕过去了,因为实在是太热了,而且空气相对湿度基本接近饱和。在这种天气下我只能不断汗流浃背,而向导和司机两个人却很适应的样子,毫无不适的感觉,尽管她们都挺胖的。我真是不能理解为什么密克罗尼西亚人个个都很胖,在这么热的天气下是如何适应的。英国每日电讯曾经报道过密克罗尼西亚是全世界最胖的国家,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有肥胖症。

回到车上吹了一会空调,终于缓了过来,于是就到了另一个景点Kepirohi瀑布。波纳佩岛降水极其丰沛,所以瀑布众多。Kepirohi瀑布是最具有人气的,原因是比较靠近公路,不需要跋涉太远就可以到达。这个瀑布也有村民收门票,价格是5美元,但是通往瀑布的道路明显是整修过的,因此没费力气就到了。看到清凉的瀑布我恨不得直接跳进去,但是看到水中有带着钳子的虾,还是算了。

Kepirohi瀑布

离开瀑布的时候,突然开始下雨了。热带岛屿的雨说来就来,令人毫无防备。波纳佩岛应该是迄今为止我去过的最湿润的地方了,年均降水量达到4700毫米,有时候甚至能达到接近8000毫米。这意味着基本每天都要下一场大雨了。关于气候,向导提到她奶奶年轻的时候波纳佩岛会经常有台风,但是后来就很少了。莫非这里的现代气候和几十年前不一样了?

南马都尔

开车前行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我最期待的景点「南马都尔」。南马都尔是世界文化遗产,这个建造在波纳佩岛海边的巨石建筑非常神秘,还有许多有待研究的未解之谜。车开到了一个小村落就停了,后面的路程必须步行过去。付了7美元门票给村民,向导就带我走进了茂密的红树林中。虽然道路曲曲折折,但还是可以看出来是人整修过的。向导告诉说她以前来的时候许多地方要淌水过去,现在已经修了桥,对于游客方便多了。二十分钟以后,我们来到了视野相对开阔的海边,终于看到了对面岛上的巨石建筑。这个巨石建筑像是一个城墙,非常壮观。南马都尔的各种巨石建筑都修建在人工岛上,涨潮时需要小船才能通行。我们到的时候是低潮时期,水不是很深,而又没有桥,于是淌水过去了。过河的时候遇到一队日本游客,这些人也是我在岛上遇到的第一批游客,看来还是日本人对他们的「故土」比较感兴趣。

南马都尔

走到人工岛上,发现这是一个的城墙围绕的建筑。石块稳固地堆积在一起,里面分割成了好几个庭院,不知道过去有没有房顶。庭院中央是一个疑似坟墓的大坑。

经过几百年的荒废,南马都尔的石头上面都长满了苔藓,但还巍然屹立。

南马都尔

整个城市是由大量人工岛组成的,而且石料可能来自海外,可见当时的文明发达程度。考古学认为南马都尔是波纳佩岛文明绍德雷尔王朝的中心,统治过波纳佩岛五百年。文明兴盛时期,岛上人口多达两万五千人,而现在也不过三万多人而已。这些巨石建筑建成于十二世纪左右,但是十七世纪的时候这个文明神秘消失了,这个巨大城市成为了一个禁地。后来有很多传说这是一个受到了诅咒的地方,在德国统治时期,总督不顾当地人劝阻执意进入了南马都尔,没过多久就暴毙而亡了。

南马都尔最令人费解的特点是它建在了海边红树林中的人工岛上,这里没有任何水源。也许是统治者刻意为之,以便于和平民隔离开。考古学家在南马都尔附近的水下还发现了一座巨石城市,那座城市是如何沉入海面以下的尚未为人所知。由于地理阻隔,太平洋岛屿上的文明通常都很脆弱,于是留下了很多「未解之谜」,就像复活节岛文明一样,绍德雷尔王朝也被埋进了历史的汪洋大海。

南马都尔地图

由于涨潮的原因,又没有独木舟,我在南马都尔停留的时间并不太长,许多地方都没来得及看,留下了一些遗憾。回去的时候依然很热,让人身心疲惫,但是我被南马都尔吸引得竟然都忘记了热,大概应该也是适应了一些了。其实我还是高兴得太早了,环境最恶劣的还在后面呢,冒着雨在热带雨林中爬山造访日军基地才是真正的终身难忘。

波纳佩岛意外之旅(一)

波纳佩岛是一个太平洋上的小岛。作为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首都所在地,它知名度并不高,远远不如关岛、楚克岛,更不能与太平洋上的旅游胜地帕劳、塞班岛、大溪地相提并论。实话说,要不是有UA154这个跳岛航班,我对这波纳佩这个小岛一无所知。我原先预计的太平洋跳岛行程并不包含在这个岛停留,但是机缘巧合让我在这里停留了两天,其有趣之处远远出乎我的意料。

密克罗尼西亚是一个广义的地理概念,包含了许多小岛,马绍尔群岛、关岛也算密克罗尼西亚。密克罗尼西亚由micro和nesia组成,前者意思是微小,后者是希腊语,意思是群岛。所谓的印度尼西亚、波利尼西亚、密克罗尼西亚、美拉尼西亚,都是群岛的意思。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是密克罗尼西亚的一部分,由距离并不近的四个岛屿组成,分别是科斯雷岛、波纳佩岛、楚克岛、雅浦岛。官方简称是FSM(Fedrated States of Micronesia),许多人口头上也把它简称为密克罗尼西亚,甚至密克罗。波纳佩岛有两种拼写方式,旧拼写是Ponape,新拼写是Pohnpei。口语上大家习惯于念Ponape。

误入波纳佩

UA154这个航班从夏威夷到关岛要经停五次,分别是马绍尔群岛的马朱罗环礁、瓜加林环礁,和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科斯雷岛、波纳佩岛和楚克群岛。既然是观光,我当然飞机每次经停我都会下飞机参观一下机场,但是在波纳佩岛的时候,我遇到了意外。下飞机进入候机室再重新登机的时候,我发现护照和登机牌不见了,因此被拒绝再次登机。虽然几经波折最终找回了护照,但是飞机已经走了,于是不得不在岛上待两天,等待下一班UA154离开继续前行。好在美联航愿意给我免费改签了航班,否则又要破费了。

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对全球所有国家的公民都免签,于是我顺利进入了波纳佩。不过我心里面真的没底,因为没有做过这个岛的研究,都不知道住在哪里,再加上手机没有信号,没有Wi-Fi,我简直是在摸黑探索孤岛。好在这并不是荒岛,起码是一国之都,总是还有一些基础设施的。

一出机场,我就看到了不远处一个招牌,上面赫然写着China Star Hotel(中国之星酒店)。莫非这个岛上也有中国移民?二话不说我决定一探究竟,正好我要找地方住。走进去以后,果然发现是中国人经营的旅店和餐厅。前台工作人员看起来是本地人,但是当他们看到我,以为我是老板的朋友,就把老板娘叫来了。老板娘出来看到我也挺意外,当我告诉老板娘我是一个人来「旅游」的,她更是惊讶。所以我就决定在这住两晚了。

中国之星酒店

和老板娘一起的还有一位中国女士也是跟我一个航班来的,她是从马绍尔群岛的马朱罗环礁上的飞机,来这里洽谈生意。她们两个人是朋友。碰巧我不知道去哪,而老板娘准备开车去城里采购,她们两个人就决定带上我一起。路上聊天才知道,她们两个人都是来自浙江的移民,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移民关岛,十几年前分别来波纳佩和马朱罗赚钱。我被她们的神奇经历吸引了,因为我真的没有想到这里会有中国移民,而且经营了不小的产业。她说,中国人非常具有开拓精神,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国人。

我们开车从机场和中国之星酒店所在的德科迪克岛出发,穿过一个堤道,到达了波纳佩主岛。波纳佩最大的城市「科洛尼亚」就在堤道的另一头。科洛尼亚虽然不大,却很干净整洁,有点超过预期。跟随老板娘,我们基本上去了科洛尼亚里所有的超市和小商店。这些超市的经营者有本地人、美国人、日本人、中国人,真的十分国际化。商品也算是琳琅满目,来自全世界各地。岛上所有人都会讲英语,十分流利顺畅,当过英美的殖民地的国家中,我觉得这里人的口音比菲律宾人还要好。当地人的商店大部分是本地农产品和海产品,农产品几乎都是类似于香蕉的热带作物。

波纳佩香蕉

不远处就有一家日本人经营的超市,规模很大,里面几乎可以买到能在日本买到的所有东西。但是据说商品经常变化,有些产品可能缺货。这是因为所有商店的商品都是船从海外运来的,但由于本地人口有限,不可能很频繁来。这个岛虽小,却也是一个太平洋上的补给港口,经常有渔船停靠。从马朱罗来的女士的丈夫就是一个船长,经营了一艘围网船,主要在南太平洋远洋捕捞。由于每次出海都要很久,她专门来这里给他丈夫和高级船员买下次出海的零食,整整买了好几大筐。

波纳佩日本超市

说到日本人,和密克罗尼西亚还有不小的渊源。二十世纪以后,大日本帝国依据「南进论」开始像南洋扩张,向太平洋上的群岛殖民,并成立了「南洋厅」。到1945年的时候,密克罗尼西亚群岛已经有了十万日本人。尤其是波纳佩岛和楚克岛,日本人的数量甚至超过了原住民。太平洋战争日本战败以后,几乎所有日本人被美军遣返回国,只有23个家庭被特许留了下来。日本和原住民混血人也选择留在了密克罗尼西亚,现今有四分之一的人口都有日本血统。说来也巧,我在科洛尼亚街头遇到了密克罗尼西亚日裔前总统Manny Mori,还和他打了招呼。由于刚看过维基百科,他被我一眼认出来了。他是日本南洋开拓先驱森小弁的后代。

傍晚时分我们回到中国之星酒店附近的港口,见到了停靠的渔船。船长和高级船员可以下船,其他船员留在船上,船长和夫人决定在中国之星酒店一起请我吃饭。船长是个台湾人(自称中国台湾人),出海经营渔船几十年了,什么大风大浪也见过,阅历丰富至极。船长也对中国人的开拓精神自豪,他说南太平洋成百上千岛屿,没有一个没有中国人。因为中国人有意愿、有能力背井离乡,开拓远方,越是贫穷偏远的岛屿,越是有大大的商机。他给我讲了他们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各种奇遇,譬如食人族村镇,以及几乎和索马里一样危险的首都莫尔斯比港——但即便是在这些地方,也有许多中国移民,这些人冒着危险,赚得盆满钵满。这让我不禁联想起大航海时代的欧洲开拓者和明治时代的日本人,而如今换成了中国人。谈到他船上的船员,他说高级船员都是华人,以及会讲汉语的其他国民,这些人收入很高。低级船员则主要来自菲律宾和印尼,船员等级不同待遇差别非常大,小小一艘船是个种族等级社会。

台湾渔船

至于中国之星酒店,我也理解了它为什么位于机场和港口附近,而不是科洛尼亚市中心,因为这里的顾客经常都是停靠波纳佩岛的船员。

吃过饭后,老板娘让她的雇员帮我安排第二天的环岛游行程,之后我就回去早早睡觉了,因为毕竟跟夏威夷有三个小时的时差。看了看地图发现这个岛上可看的东西还不少,甚至有世界文化遗产「南马都尔」。

UA154太平洋跳岛之行

美国联合航空一直以来都是跨太平洋航线的主宰者,这一点不仅体现在他们有大量的美中、美日航线,还有夏威夷、关岛作为枢纽机场。曾经偶然看到美联航有两条从夏威夷檀香山到关岛的航线,一条是直飞,另一条则比较有趣,就是传说中的太平洋跳岛航线UA154/155。这个跳岛航线从檀香山开始,经停马绍尔群岛的马朱罗环礁(Majuro)、瓜加林环礁(Kwajalein),以及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科斯雷岛(Kosrae)、波纳佩岛(Pohnpei)、楚克群岛(Chuuk),最终抵达美国太平洋领土关岛(Guam)。这条航线由波音737执飞,可谓是为数不多的波音737执飞的长距离航线。其实这个航线并不是联航首创的,过去是大陆航空的航线。2012年大陆航空被联航收购了,于是这条航线就变成了今天的UA154/155。这条航线历史悠久,在大陆航空之前,这条航线从1968年开始由密克罗尼西亚航空运营,后来被大陆航空完全收购。

在亲身经历之前,我关注这个航线以及很久了。这条航线是目前惟一的跨太平洋长程跳岛航线,乘坐一次这样的飞机将会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体验。历史上中国和美国的第一条商业航线「中国飞剪号」就是在1937年4月21日从檀香山起飞,经停中途岛、威克岛、关岛、马尼拉、澳门,最终抵达香港,今年恰好是它的第八十周年。可惜的是UA154走的不是中途岛、威克岛,因为这两个岛已经没有任何商业航班了。这个航班一个独特之处在于飞机上配备了两套飞行员,以及飞行工程师。这是因为一方面飞机飞行时间太长,可能超过飞行员允许的上限,另一方面这些小岛基础设施匮乏,一旦飞机出现问题无法就地维修。

作为马绍尔群岛和密克罗尼西亚联邦两国人民与世界惟一的联系,这个航班班次还挺多的,一周有三班,于是机票并不难买。然而不难买并不意味着便宜,这个飞机价格常年很贵。购买这个航线的机票还是需要一些技巧的,那就是要用美联航的里程来换。看看差价就知道了,我随便查了一个日期,UA154从夏威夷到关岛的经济舱直接买的票价是$1345,然而只需要25000里程兑换,外加5.6美元的税费,没有燃油附加税。

檀香山启程

我的路线是从纽约出发,在加州稍作停留,然后飞往夏威夷。从美国大陆飞到达夏威夷的檀香山以后,休息一天,准备第二天早上出发。

路线图

在夏威夷的一天,顺便去了一趟平等院。这个平等院是日本宇治的千年古刹平等院的按比例复制品,建于1053年。平等院附近的神庙山谷(Valley of the Temples)风景十分漂亮,有种瑞士山间的感觉。张学良将军就葬在平等院旁边的山上。

平等院

UA154从檀香山出发的时间是早上7:25,由于时差的关系,我5点就轻易醒来了,6点钟就到了机场。早上的檀香山机场比较冷清,于是值机和安检都很快。由于要查护照,这个航班是不能网上值机自己打印登机牌的,必须要到机场由工作人员检查证件。由于经停了其他国家,这条航线被认为是国际航线,因此需要护照以及有效的美国签证(或美国护照、绿卡、ESTA),如果目的地是关岛的话。

檀香山机场里面到处都是日文,许多店铺还打出「日本语OK」的广告,可见日本游客对夏威夷的热爱。

檀香山机场的一个独特之处在于其建筑结构,候机楼整体采用了开放式的布局,没有大面积的玻璃幕墙。这跟檀香山机场不怎么下雨有很大关系,夏威夷受到加利福尼亚寒流的影响,尽管位于热带,气候却不算炎热。机场被山挡住了盛行东风,年均降水量只有434.3毫米,与干燥的洛杉矶差不多。

更加有趣的是,许多登机口旁边就是马路,车可以直接开上来。当然,只有机场的摆渡车和特别许可的车才可以开到登机口之前。这个细节透露出了航空的历史,在过去,机场根本不像现在这样戒备森严,经过层层安检才能到达登机口。在许多老电影中都可以看到乘客在登机口和亲朋好友依依惜别的场景,就像现在许多国家的火车站站台一样。看着登机口门前的马路,我想或许以前人们真的可以直接开车到这里。如今在恐怖主义的威胁下机场个个戒备森严,真是令人唏嘘。

马绍尔群岛

7点钟准时开始登机,我看到大部分乘客都是太平洋岛国人种,而且竟然整个飞机都坐满了。本来我还想会不会飞机空位比较多,或者有许多像我一样的猎奇者。飞机起飞后不久,乘务员开始供应早餐,这让我有点意外,因为美联航在美国国内以及加勒比海航线上都是不供应餐食的。本来还怕没吃的,特地囤积了一些美式日本饭团。

第一段飞行是从檀香山到马绍尔群岛的马朱罗环礁,这一段飞行时间大约是5小时,也是整个航线中最长的一段。天气十分晴朗,可以看到下面一望无际的太平洋。这一天的太平洋真的很太平,一点波浪都看不到。看一会就感觉有些无聊了,因为五个小时的飞行中太平洋上的风景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如果是坐船横渡太平洋,该是多么无聊的漫长时光啊。

马绍尔群岛的名字来源于英国探险家John Marshall。这个国家是二战后日本移交给美国的领土,美国在这里进行过多次核试验,最出名的莫过于「比基尼环礁」了,比基尼泳衣就得名于此地。原因很有趣,是因为当时比基尼泳衣给社会带来的震撼堪比比基尼环礁核试验。

飞机起飞大约三个小时以后,跨过了180度经线,也是国际日期变更线。马绍尔群岛在国际日期变更线的西侧,于是日期突然往前跳了一天。国际日期变更线并不总是在180度,而是尽量保证了一个国家在同一个日期内。萨摩亚和美属萨摩亚虽然都在180度经线以东,却被国际日期变更线隔开。

马朱罗环礁

大概当地时间上午10点,飞机到达了马朱罗环礁。马绍尔群岛跟夏威夷有2个小时的时差,或者更精确地说是22个小时的时差(UTC+12)。马朱罗环礁的机场非常特别,因为它就建在狭窄的环礁之上,机场两边都是海水。早在来这里之前看Google地图的时候,我就被这个机场的位置深深地吸引了。

俯瞰马朱罗环礁

到达马朱罗环礁以后,飞机上差不多有一多半的人都下飞机了。机组人员说继续前往其他目的地的乘客不需要下飞机,但是如果要下飞机,必须把所有行李和个人物品带上。既然来了,我当然要下飞机看看了,于是我就跟着人流走下了飞机。

一下飞机,一股潮湿的热气扑面而来,再加上刺眼的阳光,没过一分钟就让我汗流浃背了。走下台阶以后看到了两个小房子,也就是机场的入境、安检、候机设施所在了。一个小房子写的是Arrival,另一个是Departure,有一小半的人都走到了Departure,可见跟我一样只是想下来看看。

欢迎来到马绍尔群岛

走进了「出发大厅」,看到座无虚席的椅子和一个小卖部,后面还有一个厕所,这就是出发大厅的一切了。很遗憾的是,我的Project Fi在这里没有信号,这也是第一回我到了一个连Project Fi都没有信号的国家。不过,出发大厅里面有Wi-Fi,连上以后是一个付费界面,50MB的流量要$5,可以用信用卡支付。虽然有点贵,但我还是买了试试,果然能用,不过还没用2分钟就没有流量了。我看了看系统的Wi-Fi流量统计,发现才用了8MB而已,不知道它是怎么计费的,真是太坑人了。

马朱罗出发大厅

在出发大厅又逗留了几分钟,登机开始了。这回飞机上又坐满了人,看来这条航线还挺热门,尽管票卖这么贵。想想看这些岛民真是不容易,整个机场被美联航这一条航线垄断,去哪都只能任人宰割。

瓜加林环礁

又飞了不到一个小时,飞机降落在了瓜加林环礁的美国空军基地。由于是美军基地,这里下飞机、拍照都受到限制。本来我跟着人群走到了飞机出口,机组问我瓜加林环礁是不是目的地,我说不是,于是被禁止下飞机,拍的照片也被要求删除了。

这回飞机又下了大概一半的人,而且基本上没有人上,飞机一下子空了好多。在等待重新起飞的时候,果然有安检人员上飞机检查行李。安检人员对着飞机上的每一件行李问这是什么人的,如果没有人认领,行李将会被移除并销毁。飞机上的厕所也关闭了,有工程车用管道连接到了厕所清理废弃物和补充水,基本清理完成以后,飞机就又准备起飞了。

瓜加林环礁

密克罗尼西亚

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是一个1986年从美国独立的国家,由距离并不近的四个岛屿组成,分别是科斯雷岛、波纳佩岛、楚克群岛、雅浦岛(Yap)。我到达的第一个到是科斯雷岛。

科斯雷岛

从瓜加林环礁起飞一个小时以后,飞机到达了科斯雷岛。这里和马绍尔群岛又有一个小时时差(UTC+11),所以降落时间比起飞时间还早几分钟。由于科斯雷岛基本上没有平地,机场建在海边填充的陆地上,背后就是一座山。相比其他岛屿,从飞机上看科斯雷岛机场的风景更漂亮。

科斯雷岛

和马朱罗环礁气候相似,科斯雷岛也炎热而潮湿,太阳更是刺眼得不得了。走下飞机以后跟随人群走到了出发大厅,和马朱罗环礁机场的差不多一样简陋,而且一样不提供免费的Wi-Fi。密克罗尼西亚跟马绍尔群岛一样也是一个Project Fi没有信号的地方。

波纳佩岛

又过了一个小时,飞机抵达密克罗尼西亚联邦首都所在地——波纳佩岛。波纳佩岛几乎是一个圆形,机场在岛的最北端的外岛上,和主岛有堤道连接。这个机场跟其他小岛上的机场相比明显要好不少,毕竟是密克罗尼西亚联邦首都所在地。

波纳佩岛机场

由于行程出现一些问题,我在波纳佩岛停留了两天。波纳佩岛是一个意外之地,在网上很难找到这里的旅游信息,但是经过两天探秘,这个小岛让我惊喜不断。关于我在波纳佩岛的行程,请看我的另一篇日志「波纳佩岛意外之旅」。

两天以后,我登上了从波纳佩岛到楚克群岛的飞机。这个航班晚点了一个半小时,原因是前一天的从关岛返回夏威夷的航班出现故障。飞机从关岛起飞以后,空乘人员发现安全门状态异常,于是从楚克群岛又折返回到了关岛进行维修。这下子飞机到达檀香山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晚点了6个小时左右,耽误了下一班去关岛的UA154航班。好在后来航班又追了上来,到波纳佩岛的时候只晚点了一个半小时。

楚克群岛

楚克群岛和关岛一样时区都是UTC+10,和波纳佩有一个小时时差。由于晚点,飞到楚克群岛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了,降落前有很多低云。飞机在进港之前逆时针绕行的时候穿入了许多云雾,透过云看楚克潟湖有种海外仙境的感觉。楚克岛屿众多,但是都在楚克潟湖中,像是一个大圆圈把诸岛围了起来。楚克机场在维诺岛上,维诺是楚克的最大城市。

楚克机场

楚克的英文写法是Chuuk,但是它之前被拼写为Truk,所以中文也被曾翻译为「特鲁克」。在两种不同的正字法中,chtr都是用来表示/tʂ/这个卷舌塞擦音的。这个音在英语中不存在,在英语母语者听感上介于ch/tʃ/tr/tʃɹ/之间。

别看机场小,美联航设施齐全,登机还是要按分组来,而且Global Service、美军优先。

楚克登机

关岛

抵达关岛的时候,已经到夜晚了。关岛是广义密克罗尼西亚群岛经济最发达、基础设施最完善的岛,这一切都得益于美国的补贴。关岛是美国的非自治领土,整个岛屿很大一部分都是美军基地。尽管有些人希望关岛独立,但是考虑到独立之后可能的美国援助的丧失,就作罢了。

关岛属于正式的美国领土,边检是由美国CBP控制的。也就是说如果从夏威夷直飞到关岛,是不用经过边检入境的。但是UA154经过了其他国家,所以算国际航线,到达关岛需要经过美国边检。不出所料的是,入境的时候我被关了传说中的「小黑屋」,也就是边检官认为我入境目的有问题,需要进一步审查。

原因是因为我持有的是美国的工作签证(H、L之类),而关岛并不是我的工作地,所以说入境目的与签证不符。持学生签证入境关岛也会遇到一样的问题。幸好我早有准备,拿出第二天早上离开关岛的机票说我是来转机的,因为密克罗尼西亚到亚洲其他地方必须通过关岛。边检官研究了一下,就盖章放我进去了,临走前告诉我必须按照预订行程转机,不可以直飞回夏威夷,否则身份会有问题。

欢迎来到美国关岛

之前我在网上看到有人持有工作、学生签证从上海出发往返关岛,被拒绝入境的经历。有人尝试从上海/东京/首尔等大城市出发,从关岛转机去夏威夷,也差点被拒绝入境,原因是这条转机路线「不合理」。东亚的大城市到夏威夷要么有直飞航班,要么从其他大城市转机比较便宜,从关岛转机的机票从来都很贵。因此除非是去密克罗尼西亚,否则很难让边检官信服你来关岛的惟一目的是转机。

抵达关岛以后,我的太平洋跳岛行程就此结束了。事实上美联航还有另一个跳岛航班,是从关岛出发,经停雅浦岛,到达帕劳共和国的科罗尔,航班号是UA185。经过此次飞行,我对所谓的美联航「垄断跨太平洋航线」又有了新的认知。

临走之前我又去关岛的游客区杜梦看了一下,发现这简直就是日本的飞地。街上的游客几乎全是日本人,商店餐厅也纷纷打出日语招牌,甚至日语是惟一语言,连公交车时刻安排说明都只有日语。据说,日本人喜欢来关岛的原因只是想看看传说中的美国到底是什么样。

关岛夜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