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省实验大裁员的思考

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到来,但我没有想到竟然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作为一个学生,我观察到的事实是这样的。7月2日中午放学,我和几个同学发现在楼下的柱子上有通知,走过去一瞧,是下一学期老师的工作安排表。令我奇怪的是,新高二的老师名单上没有我们的语文老师。下午我和同学开始讨论老师调职的问题,可意外的发现有些老师“失踪了”。后来听说是学校要裁员了。晚上去机房上“百度贴吧”一看,果然。

原来的确有还多老师被裁掉了。老师们在贴吧上大量匿名发帖,强烈抗议裁员。有人把帖子发到了“天涯社区”上,立即引起很大反响,随即被各大新闻网站转载“网友曝河南省实验中学裁员180人 包括怀孕教师”。看着这些帖子,我十分痛心。

其实人员冗余是个历史遗留问题。早在李国有校长时代,学校开始扩张,从一个年级4个班扩到了一个年级40个班,于是也以每年100多人地招聘老师。紧接着是盖大楼,办分校,重建校园,河南省实验中学一跃而成为河南省“第一名校”,颇有暴发户的风采。但由于“树大招风”也好,“枪打出头鸟”也罢,总之“始作俑者”的下场往往很可悲。有人把学校告了,说是乱收费达一亿。于是李国有校长灰溜溜地下台了,学校也开始泄气。自从王学进来到省实验,学校开始萎缩,从一个年级40个班萎缩到了今年的12个班,今年分校初中直接不招生了。

但是学生好打发,老师就难办了。王学进这次终于拉下脸皮,裁人。裁人是肯定少不了,问题在于裁谁。现今老师们关注的焦点在于“不公平的裁员”。有的老师反映说是谁“送了礼”,谁就留下,所以大量初三高三毕业班的老师被裁,因为“没时间送礼”。

裁员是否公平,我不敢作出评价,也没有证据说明一切。但可以考虑的是,为什么会有这次风波?为什么作为高尚职业的老师们会遭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人员冗余最严重的不是学校,而是政府。然而很少听说政府裁员,只知道每年都有公务员考试。中国是世界教育投入最低的国家之一,而同时又是世界行政成本最高的国家之一,这“一低一高”说明了什么?仅2005年,我国各级行政机关公车消费就高达3000亿元,公款吃喝2000亿元,公款考察旅游1000亿元,三项合计高达6000亿元,占当年国家财政收入的20%,相当于全民教育投入的5倍。仅“公款吃喝”一项就高出教育投入。中国如此漠视教育,可想而知。

说到中国不重视教育,也许有人会有不同的态度。我想说的是中国各界重视的是教育的表象,或者说是重视的是高考,是文凭。绝大多数人把上学作为了一个参加考试的途径,而不是接受教育的机会。问问随便一个学生就会知道,没有人”愿意“上学,只是因为要考试才上的。高考目标无非是进入大学,但其根本目的是跻身上层社会。多少年前,农村中出了一个”大学生“,全村人弹冠相庆。而现在,”大学生“成了贫困家庭的包袱。而严峻的就业形势令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上大学值不值。管中窥豹,可见一斑,谁把上大学真正当作是去接受高等教育了。教育,已经蜕变成为一条通往社会上层的小路,而且只此华山一条路。

就算把老师们看做是这条”名利之路”上的引路人,社会对他们的尊重太少了。可怜的老师,可悲的教育,可恨的机制。

怨声载道的帖子

相关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