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火车从土耳其去伊朗

2014年12月的时候,我乘火车从土耳其凡城(Van)去了伊朗大不里士(Tabriz)。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条路线并不寻常,首先是相对于土耳其旅游,很少有游客去伊朗。即使是去伊朗,很少有人陆路入境伊朗。而陆路入境伊朗,大部分人是选择从多乌巴亚泽特(Doğubayazıt)乘汽车过。事实上伊朗和土耳其之间有三个口岸,分别在Doğubayazıt、Van和Hakkâri,前两个可以找到公共交通,第三个比较困难。

出于对跨越铁路边境的热爱,我专门选择了火车。2014年七月的时候,我坐火车穿越了西伯利亚大铁路。当时许多资料都是从一个叫Seat61的网站上查到的,后来发现这个网站的作者不仅整理了西伯利亚铁路的资料,甚至还有伦敦到德黑兰。我去之前的大部分信息都是从这个网站上得来的。

伊朗签证

相比飞机,走这条线路最大的困难在于,需要申请伊朗签证。对于全世界大部分国家的护照持有者(除美国、英国、加拿大等),伊朗是有落地签证政策的,但仅限于从机场入境。如果从陆路入境,那么只能提前申请好伊朗签证了。其实即使是飞机入境,落地签也是不一定核发的,尤其是对欧美护照持有者,中国人被拒绝我倒是闻所未闻。所以为了避免冒险被拒绝入境,也可以申请签证作为保险。

伊朗签证办理需要两个步骤,分别是申请签证号(返签号)和去大使馆取贴纸签证。签证号申请需要通过伊朗境内的代理机构,我是通过的Visa for Iran,价格是55欧元一个人,花了一个星期就拿到了签证号。之后,带着护照去伊朗大使馆,凭签证号,再交40欧元给使馆,通过邮寄取回签证。我周一提交的,周四就收到了。伊朗签证非常好申请,几乎不用提交什么个人材料,譬如收入证明、保险等等我都没有提交。

伊朗签证

火车票

我乘坐的火车其实是从伊斯坦布尔(Istanbul)出发,经过安卡拉(Ankara)、塔特万(Tatvan)、凡城(Van)、大不里士(Tabriz),最终目的地是德黑兰(Tehran)。这列火车每周只有一班,周二从伊斯坦布尔出发,周五到达德黑兰。由于我还想去凡城看凡猫,所以就选择了从凡城出发,到大不里士结束。据说目前由于伊斯坦布尔到安卡拉之间的铁路在翻修,所以只能从安卡拉上车。如果是从安卡拉上,经过塔特万时,还有一段凡湖渡轮,也挺有意思的。

不像欧洲国际火车票可以直接在车站购买,从土耳其到伊朗的火车票是要通过旅行社订购的,这点和北京到莫斯科的火车票类似。我在网上找到了一家叫做「Viking Turizm」的旅行社,通过发邮件购买的,他们的邮件地址是info@vikingturizm.com.tr

相比欧洲、俄罗斯和中国的铁路价格,这个列车的价格非常便宜,从安卡拉到德黑兰只要大概43.2欧元。我通过旅行社代理订购的从凡城到大不里士的火车票,加上订票费一个人只要12.9欧元。需要注意的是,在网上付款过后,还要到他们公司取票,他们的办公地点在伊斯坦布尔的塔克西姆广场旁边。由于我是正好也要去伊斯坦布尔,所以就亲自去取票了,否则需要请他们邮寄。

凡城

对大部分去土耳其旅游的游客来说,凡城并不是一个著名的目的地。但是产自凡城的凡猫(或者称凡湖猫)却是一大名猫,甚至被土耳其当成国宝。凡猫最大的特点是眼睛一个蓝一个绿,而且不像一般的猫一样怕水,凡猫还会游泳。既然到了凡城,不能不去看看凡猫。位于凡城郊外的凡城大学有一个凡猫之家,里面有许多可爱的猫咪,都是纯种的凡猫,游客可以和猫一起玩。

凡猫之家

凡猫

除了凡猫以外,凡城还有一个很大的城堡,在凡湖边上的山上。这个城堡据说是公元前9世纪到7世纪乌拉尔图王国建造的,俯瞰其首都Tushpa。城堡至今还非常壮观,可谓是我去过的最大的城堡。

过境

按照时刻表,火车在晚上9点钟的时候会到凡城火车站,然后9点半出发,可是我一直等到11点才开车。在车站等待的时候,遇到几个从澳大利亚和挪威来的背包游客,他们说他们是从安卡拉上的车,可是火车到塔特万之前就坏了,于是土耳其铁路给他们安排了汽车把他们送到了凡城,然后从凡城上伊朗的火车。这么看来,他们是错过了塔特万到凡城的渡轮了。

凡城火车站地理位置偏僻,必须找出租车才能过去,大晚上的我花了20里拉才找到车。这个火车站非常寒酸,内部没什么装修,连座位也没有几个,估计平时也没几趟火车来这里。

凡城火车站

等到10点左右的时候,突然大家都挤到了一个窗口前。我过去看了看,好像是检票开始了,于是也跟上去。有一个伊朗的库尔德人用英语问我要不要和他们在一起,我还挺疑惑的,火车票上不是已经有了铺位号码了吗?排队到窗口前我才知道,原来是到窗口重新分配铺位号码,于是按照检票的顺序安排。

登上火车以后,感觉还挺不错的,铺位是四人包厢的一个卧铺,相当于中国一般火车的软卧或者俄罗斯火车的二等铺。下铺同时还是两个座位,收起来以后就变成床铺了。列车员来查票的时候,还发了吃的东西,每个人两盒饼干和一包伊朗茶,配上一壶热水还有冰糖。

火车包厢

火车开动以后,我到周围走了一圈,不小心进入了餐车。

餐车

闻到香味以后,顿时有点饿了,于是点了一份「藏红花鸡肉米饭」。后来到伊朗以后才知道这是一道经典的伊朗菜,几天之内吃了好几次。

藏红花鸡肉米饭

吃饱以后,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多了,我去火车卫生间里面简单洗漱一下就回去睡觉了。睡前看了看时刻表,发现是6点35分到大不里士,暗自忖度既然火车晚开了一个半小时,那么正好是8点钟到,不用起一大早了,而且不耽误大不里士的游览计划(事后证明我大错特错了)。

可是还没睡一会,突然被人叫醒了,一看表是凌晨1点50分。原来是到边境了,看其他人都下车了,估计是要边检盖章,我也赶快穿上了衣服下车。

土耳其边境

下车以后冻得我发抖,半夜气温在零下10摄氏度,赶快跑进了边检的房子里面排队。没想到这一排就是半个小时,而且是光是盖出境章,并没有检查行李。熬到2点40分终于回到了火车上,倒头就睡了。可是感觉没过多久,又被叫醒了,土耳其时间是凌晨4点,看了看地图我已经到伊朗了,于是把时区设置到了德黑兰,时间跳到了5点半。这回还好不用下车,是有边检人员上车来盖章,盖完章已经是伊朗时间6点了。我心想终于可以安稳睡一会了。

没过多久,我又被叫起来了,时间是7点,所有人都得带上所有行李下车检查。于是我只好穿上衣服,收拾了行李,进入火车站安检大厅。

伊朗边境

伊朗火车站设施比土耳其的简直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不仅暖和,里面还有商店,可以买早餐吃。我看了一下,价格非常便宜,只有土耳其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伊朗物价便宜是因为他们的货币里亚尔剧烈贬值,比俄罗斯卢布还要厉害。这对于外国游客来说是件好事,但本国人可就苦了。

伊朗边境口岸商店

在安检大厅的时候,我发现所有女人都戴上了头巾。伊朗是一个什叶派政教合一的国家,实行伊斯兰教法,所有女人在公共场合都必须戴头巾,否则会被宗教警察逮捕。这个法律对外国游客也适用。

之前我去过朝鲜,对其安检印象深刻,简直是细致到无以复加,因此我对伊朗的安检也抱有了如此的预期。但是令我意外的是安检非常简单,甚至我都没把包里面东西都翻出来就让我过去了。这跟我后来在伊朗的印象是一致的,伊朗并不像朝鲜一样是一个把自己封闭起来的国家,外界对伊朗封闭的印象其实是由于美国经济制裁导致的,并非伊朗人自愿。事实是在伊朗的市场中什么东西都能买到,包括iPhone、美剧,甚至黑市中还有酒和猪肉(伊斯兰教禁止)。

安检完以后已经是8点了,看看地图火车才走了一半距离,肯定不可能很快到大不里士了。折腾了这么一晚上,我回车上又继续睡觉了,醒来已经11点了,火车竟然还没到。最终一直等到下午1点半才到大不里士站,晚点了7个小时。

大不里士火车站真的非常大,而且设施齐全,水平不输中国近年来新建的高铁站。这次伊朗的边检和火车站已经颠覆了我对伊朗的所有刻板印象,而后来事实证明这只是个开始。

大不里士火车站

相关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