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

來看兩組詞。

第一組:美國人American、澳大利亞人Australian、奧地利人Austrian、加拿大人Canadian、德國人German、意大利人Italian、挪威人Norwegian、俄國人Russian———他們的共同點是詞尾以“-an”結束。

第二組:緬甸人Burmese、中國人Chi-nese、非洲剛果人Congolese、日本人Japanese、尼泊爾人Nepalese、葡萄牙人 Por-tuguese、非洲蘇丹人Sudanese、越南人Viet-namese———他們的共同點是詞尾以“-ese”結束。

我訪問過美國俄亥俄州(Ohio)。那裏的人如何自稱呢?是不是Ohioese?錯。他們自稱Ohioan。他們可不想在詞尾以“-ese”結束。我的家在加拿大多倫多市。當地人稱呼自己爲———你猜對了———Torontonian。你可千萬不要叫他們Torontonese。

如果你處於第一組卻仍找不到優越感,或者你不幸碰巧位列第二組但也不覺得低人一等,那讓我們從西方引經據典。

英文版《朗曼當代英語字典》(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 1978年版對“-ese”的定義:單詞後綴。1. 屬於(所指的國家的人或語言);2. (通常貶義)以所指的風格撰寫的文學作品。舉例:Journalese(報紙語言,誇張事實,用語多繁冗或陳腔濫調、無甚意義)。

再看微軟電子字典(MSN Encarta Dic-tionary):…… 3. (貶義)所指羣體的語言風格:舉例:officialese(政府公文語言,被認爲毫無必要的艱澀)[源自舊法語“-eis”和意大利語“-ese”]。

以上兩部字典出版在種族主義被取締的當代,但仍明白無誤地透露,“-ese”作爲名詞後綴,具有貶義,對人不敬。更不用說幾個世紀前,古代歐洲人自視爲世界中心,把東地中海附近的國家稱爲“近東”、印度以西的亞洲國家爲“中東”、印度以東的國家爲“遠東”、北美大陸爲“新世界”。

在古代,經濟比較發達的中國通過絲綢之路向歐洲輸送中國商品。儘管歐洲人對這些商品倍感新奇,但對來自遙土僻壤、完全異類的東方商人感覺頗不適。在驕傲的老歐洲人眼裏,東方人外表奇怪,文化低劣。他們嘲笑後者難懂的語言和文字、醜陋的服飾(例如,男人長袍馬褂,還梳着長辮,而女人則痛苦地纏着扭曲的小腳)、難聞的食物(例如臭豆腐、鹽菜、踩過雞糞的雞爪)。在這樣的背景下,他們能夠積極、正面地看待你、稱呼你嗎?

緬甸、日本、尼泊爾、越南人在外表和文化與中國近似,也同樣成爲“犧牲品”了。

如果你還沒有被我完全說服,在古代,中外文化衝突竟如此具有毀滅性,那麼讓我援引一個更近的案例。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個案例的肇事者同時還製造了他們始料不及的副產品———幽默感:1960年代初,一個南美洲國家侵入中國大使館,將繳獲的鍼灸銀針作爲中國的間諜工具罪證,廣爲宣示!

你會問,那麼有些非洲人(例如埃及人Egyptian、突尼斯人Tunisian)、中美洲人(例如牙買加人Jamaican)、南美洲人(例如巴西人 Brazilian)以及有些亞洲人(例如韓國人Korean、馬來西亞人Malaysian、印度人Indi-an),爲什麼他們的英文名稱後面帶 “an”而不是“-ese”呢?

我的研究表明,首先,歐洲人在與中國人接觸幾百年後開始與韓國人、馬來西亞人等謀面,那時歐洲人已經進化得相對文明、種族主義思想不那麼嚴重了。其次,在那個時代,歐洲人逐漸適應了亞洲人的面孔和文化,並開始接納它們。最後,與歐洲人最初互動的韓國人、馬來西亞人等,其交流方式可能碰巧爲自大的歐洲人所喜歡。

此推測也可應用到某些以“-an”爲人稱結尾的非洲國家。

在新加坡,由於新加坡開國之父深諳英語,把握了“-an”與“-ese”背後的微妙含義,在1965年獨立時,就決定自稱爲Singapore-an,而非Singaporese。

印度另有獨特之處。印度人的祖先是歐洲人。歐洲人把印度人看作親戚。你不會使用低劣的名稱來稱呼你的親戚,對吧?

同樣地,中美洲人和南美洲人是北美洲大國墨西哥人(Mexican)的表兄弟,也僥倖地脫離“-ese”一族了。

你又會問:葡萄牙人也是歐洲人,怎麼後面也帶上了“-ese”尾巴?幾百年前,葡萄牙是一個強大的國家,與歐洲列強慘烈地爭奪海外殖民地的資源,結果被歐洲仇敵國家們所嫉恨。

每一種現象背後都有原因。你我的任務,就是找出這些原因,並且如果問題存在,就嘗試平和、理性地解決它。“-ese”尾巴是古歐洲人的遺留物。在21世紀,世界已經進化到零容忍種族歧視的時代。是到了將第二組國家的人名徹底拋棄的時候了。

早在1939年,泰國就率先將英文國名由Siam變更爲Thailand,同時扔掉了帶“-ese”的“泰國人Siamese”而改稱“Thai”。上世紀60年代,在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的帶領下,美國黑人開展了全國性聲勢浩大的爭取平等運動,成果之一就是廢棄了侮辱性地稱呼黑人的名詞 “Negro”。

我們不能也做點什麼嗎,中國人?

Chinese? No! Sinaean(or Sinaian)? Yes.

每一箇中國人,臺灣人,華人都應該看一看的一封郵件

這是一封每一箇中國人都應該看一看的郵件。這次我將其譯爲中文以引起更多人的

注意和參與,有不當之處請指出,以便修改後在Internet上分發。

胡學羣

親愛的朋友:

請您讀一讀下面這篇文章並且讓我們拿出一些實際行動來。

"Chinese"

一個對中國人帶有種族侮辱的稱呼

我來自一個叫做 "中國" 或 "中央之國" 的國度,英國人將其稱爲" China"。我在美國已經生活了十年了,期間我碰到了一些非常怪異的事情並且意識到了"Chinese";實際上是對我們中國人的一種蔑稱。 這裏我願意同各位同胞分享我的觀點和想法。

去年我在田納西州的納什維爾市中心乘坐電車時同司機聊了一會天,他收養了一個韓國男孩。令他大傷腦筋的是他的兒子在學校裏經常被其他男孩捉弄,並將其兒子稱爲 "Chinese"。他的兒子每天都哭着從學校回來並且感到非常痛苦。這個司機讓他兒子告訴其同學他不是 "Chinese",而是 "韓國人",或者 "韓裔美國人"。

我當時就在捉摸爲什麼那些學校裏的小孩不管那個男孩叫做 "Korean" 來侮辱他呢?

1991年的冬天,我去辛辛納提市見我的女友,在大街的一個角落有一羣年輕人在那裏,他們看見我走過來。令我吃驚的是他們竟然拿我開心:指這我喊道:"Chinese,Chinese。"。我當時還是不太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還有一天在我下班後走向停車場的途中,一個無家可歸的男子攔住我乞討,我想了一會說:"對不起,沒有。"。再次令我驚奇的是這個流浪漢居然生氣了,並且對着我叫到:"Your Chinese。"

我已經懷疑很久了,現在我突然明白了 "Chinese" 實際上是一個種族蔑稱。在英語中,英國人過去將非洲人叫做 "黑鬼(Nigger" 而將黃種人叫做 "Chinese"。 在前面我講的第一件事情中,那些學校裏的小孩完全知道電車司機的兒子是一個韓國人;但是將其叫做 "Korean" 沒有任何意義,而將其叫做 "Chinese" 卻是對那個男孩的侮辱和輕視。

因爲在英語中,英國人用後綴 "-ese" 來表示那些他們認爲 "低等的"、"不重要的"、"弱小的"、"怪異的"、"帶有疾病的"、"從蟲子演變而來的"種族";他們蔑視和厭惡這些種族。這些種族包括中國人、日本人、越南人、葡萄牙人。(Chinese、Japanese、Vietnamese、Portuguese)。他們用 "-ese" 來羞辱我們,同時他們用後綴 "-an" 來表示那些所謂 "優等" 的種族,例如美國人、加拿大人、英國人、德國人、加州人、德州人。(American、Canadian、Britain、German、 Californian、Texan)。這就是爲什麼那個一文不值的流浪漢居然叫我 "Your Chinese", 而不是 "Your Asian"; "your American" 或 "your Korean"來侮辱我,儘管他根本不知道我是從哪裏來的。他需要使用一個羞辱我,傷害我的蔑語,這裏"Chinese"就正好可以用於傷害任何黃種人。

那麼 "Chinese" 的字面意思是什麼呢?"-ese" 表示小的、微小的和不重要的,"China"的意思是堅硬的粘土或泥土,那麼放在一起 "Chinese" 就是用堅硬的粘土或泥土製成的微小的、微不足道的、"怪異"的東西。這真是一個莫大的侮辱!!

我來自東亞,在那裏英國人曾經去過,征服、壓迫和羞辱過那裏的人民,並且把那個地方叫做 China,把那裏的弱小的、劣等、分文不值、帶有疾病的、蟲子一樣的的人叫做 Chinese,儘管他們知道我們的土地的名字叫做中央之國、中國。

我知道上天所創造的每一個人天生是平等的,我也熱愛我自己、我愛種族和我的故土,我絲毫沒有因爲我的種族和文化背景而感到恥辱。當別人叫我 Chinese 時我感到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就象是一個黑人被叫做了 Nigger。

我記得我第一次來到美國時,我在田納西大學有一個名叫約翰的朋友,他的祖父來自中國的上海。很顯然他對他的身世和種族背景一點也不感到羞恥,但是每當別人問他是不是一個 Chinese 時,他會感到非常生氣並且說不是。他憎恨 Chinese 這個詞。我當時還不明白這是爲什麼,現在我知道了。因爲它是一個用來侮辱我們的種族的蔑稱,就相當於用於侮辱非洲人的 Nigger。

我來自一片我們稱之爲中國的土地,我爲我自己和我的故土而自豪。China這個單詞無論在含義或發音上都無法體現出中央之國的本意,並且中央之國的人民絕對不應該叫做 Chinese。那些所謂的大不列顛人居然如此的不知廉恥和心胸狹窄,以這種帶有侮辱性的詞語來命名我們的國土和人民,這真一個莫大的悲哀。

幾百年以前,當那些所謂的優等的大不列顛人來到我們的中央之國時,看到了我們的人民,在那些英國人看來,這些與他們穿着迥異的中國人簡直不如狗和蟲子,他們身無分文、面黃體弱、帶有疾病、是從蟲子演變而來。於是這些優等的大不列顛人覺得應該用帶有貶低性的、侮辱性的詞 China 和Chinese 來形容我們的人民和國土。我想僅從那些英國人對待我們的態度和方式,我們中國人就應該更加警覺和更早地懷疑 China 和 Chinese 是帶有惡義的詞語。難道你會認爲那些大不列顛人會那麼文明地給我們這些蟲子起一個體面的名字?

可悲的是,那些大不列顛人在爲這個蔑稱編造的故事中竟然沒有絲毫掩蓋他們對我們的惡意和偏見。他們宣稱我們的國家被稱爲 China 是因爲我們的景德鎮出產陶瓷。並且他們隨便地在 China 後面加上 -ese 來稱呼 China 的人民。那我們不禁要問:如果這是不列顛人爲其他的國家和人民命名的方式,那麼爲什麼不將意大利叫做比薩餅(Pizza)、意大利人叫做比薩餅人(Pizzese),因爲意大利是因爲比薩餅而聞名?爲什麼不將德國叫做啤酒(Beer)、德國人叫做啤酒人(Beerese),因爲德國人以喝啤酒而聞名,爲什麼不將美國稱爲玉米(Corn)、美國人叫做玉米人(Cornese),因爲它因出產玉米而聞名?爲什麼不將英國人叫做罪惡之地、英國人叫做雞姦者?因爲大多數英國人都進行雞姦?

讓我們回到七十年以前,當時的中國人選擇共產主義並不是出於瘋狂,而是爲了同不僅僅是來自國內的壓迫進行鬥爭,更是爲了同英國人和日本人這些外來侵略者的壓迫和羞辱進行抗爭。這些侵略者來到中國並不是象他們的子孫所寧願相信的那樣是來提供援助的基督或救世主、傳播兄弟情誼的傳道士,而是作爲掠奪者來到中國的。感謝上蒼,在主義者的領導下我們將這些強盜趕出了我們的家園。

每次當我聽到有人說我很自豪我是一個 Chinese 時,我感到無地自容。我們,這些來自中央之國的人,應該對英語和那裏的人有更深的瞭解。爲自己的傳統、民族和中央之國而感到自豪是沒有任何錯誤的,但是你決不會聽到某個非洲人說我很自豪我是一個 Nigger,他們只是說我很自豪我是一個African。在很久以前,我們把小日本叫做倭寇,如果我們告訴小日本他們的漢語名稱是倭寇並且這樣當面稱呼他們,他們難道沒有理由生氣嗎?我們現在還這麼叫日本人合適嗎?如果他們自己還叫自己是倭寇這不是侮辱嗎?

如果現在我們還是被當面叫做 Chinese,難道我們沒有理由生氣嗎?這個由大不列顛人在幾百年前杜撰的用於侮辱貶低我們的蔑稱,難道我們到今天還要用它來稱呼自己嗎?

該是扔掉這些英國佬強加給我們的蔑稱的時候了,我們要用自己的稱呼並且找回我們的尊嚴。30年前伊朗就成功地將其英文名從波斯(Persia)該爲伊朗(Iran),並將伊朗人叫做 Iranian,他們以被稱爲 Iranian 而自豪,他們不會幼稚到稱自己爲Iranese。

在芝加哥一名出租車司機(在美國已入籍30多年了)再三堅持讓我稱他爲 Asian 或American,而不是 Chinese,這絕不是因爲他們爲自己的種族和背景而感到羞恥,也不是因爲他們渴望被稱爲美國人,而是許多中國人在不同的程度上都意識到 Chinese 這個字帶有貶義和侮辱性,極力迴避這個單字。

許多來自中國的人乞求被稱爲 Asian,這一點在最近的一部叫做 Big Lebowski 的電影中表現得非常清楚,影片中男主角 John Goodman 大肆捉弄中國人,他嘲弄我們,嘲笑我們的怪異的行爲,他想我們滿足於被稱爲 C-ese。 那麼 Goodman 先生,請你記住:我們希望被稱爲 Asian 是因爲我們不想被叫做 Chinese。因爲英語中沒有我們一個合適的稱呼,所以我們請求你叫我們爲 Asian,這難道過分嗎?就象是黑人不願意被稱爲 Nigger,我們當然不願意被稱爲 Chinese。你這個卑鄙的、醜陋的肥佬、白疑,爲什麼你一定要刺痛?

現在開始,我們在英語中應該這麼說:我來自 Central Kingdom of Sinai(希臘語中表示中國)或 C.K.,我是一個 Sinaian,或者我很自豪是一個 Taiwanan,而不是 Taiwan-ese。Sinai 在希臘語中表示中國,在英語中,Sinai是各路神仙居住的

地方。在聖經中,上帝就是在 Sinai 山給摩西十條戒律。 China、Chinese、Taiwanese 應該從官方字典中去掉。它是一個種族的蔑語並且對亞洲人民帶來了太多的侮辱和偏見。連那些學校裏的孩子、流浪漢和乞丐這些詞的含義。在講英語的世界裏,一直到今天還在縱容這種對我們同胞的侮辱和不公平的待遇,這真是一種恥辱。

有些人也許會質問:既然我們實際上並不是處於世界的中央,爲什麼我們稱自己爲中國呢?我不同意這樣的觀點,完全沒有必要將一個國家的具體地理位置同它的名字直接聯繫起來。比如說,不列顛聯合王國,難道真是一個聯合的王國嗎?根本沒有!!並且這個國家也早已不復存在!!!那麼我們應該讓英國人將其國名改爲罪惡之國(Sodom )並將英國人叫做雞姦者(Sodomese),因爲這才最接近他們的本質?不,我們不會那麼做,英國人可以繼續將他們的國家稱爲不列顛聯合王國,當然我們也可以將我們的國家稱爲中國人的中央王國(Central Kingdom of Sinaian,C.K.),儘管我們並不是處於世界的中央。

我希望通過剷除 C-ese 這個單字,我們的孩子在這塊土地上受到的歧視和傷害會少一些,他們將被稱爲一個體面的、尊敬的名字,希望我們再也不用告訴孩子他們是Korean 而不是 Chinese,儘管他們確實是中國人。我的一位朋友曾經這麼說,如果我們中國人能夠顯示我們在每個方面都比別人優秀,那麼 Chinese 的含義就會改變。我對此持懷疑態度。首先,我們不可能在每個方面都比其它種族優秀;第二,我們沒有必要在每個方面都比別人優秀來贏得尊敬和一個體面的名字。第三,即使我們在每個方面都比別人優秀,C-ese 的貶義也不會改變。飛人喬丹是一個 Nigger 並且在每一方面都非常優秀,難道他能改變 Nigger 的含義嗎?日本經濟上的成功能夠改變倭寇或 Japanese 的含義嗎?不能!!他們做不到!!這些詞必須徹底地從詞彙中根除,這是無可爭議的!!!

美國的黑人進行了艱苦的鬥爭去爭取被正式地稱爲非裔美國人的權利,而不是被叫做 Nigger,在這個過程中許多人因此而獻出了生命。我希望我們中國人在爭取我們的權利時不要象黑人那樣艱苦和漫長。我知道有的人在背後對別人叫不同的名字,他們仍然在自己黑暗骯髒的臥室裏用 N-word、Chinaman、pale people 這樣的字眼。如果我們聽不到這些,這就不會對我們造成傷害。但是,我們絕不應該讓別人正式地、公開地、當面地叫我們 Chinese,並且默默地接受別人對我們每天進行公開的、肆無忌憚的貶低。

連那些學校裏的孩子、流浪漢和乞丐這些詞的含義。現在很多人出於漠然或用詞方便而使用 C-word,但是象流浪漢和乞丐這些人卻在利用這些蔑稱來傷害我們的心靈。這些蔑稱就象毒液一樣,那些體內充滿毒液的人總要用它來傷害別人。如果我們讓他們把毒液撒在我們身上,我們會受到傷害。否則他們必須拋棄這些毒液,或者留在他們自己的心裏去毒害他們自己和他們的家人。

現在讓我們拿出一點實際行動來:有一件事情我們是可以做的:讓我們中國與臺灣的領導人注意到這個事情,讓他們相信確實需要拒絕 C-ese 並且用我們自己的詞彙來描述我們的國家,還有去關心在其它語言中我們的名字。

請把這篇文章分發給你的家人、朋友、以及所有你認識的人。如果你願意加入我們的行動,請與我們聯繫。

請將您的意見和建議發送到:

United Sinaians 21 Kristin Drive #117 Schaumburg, IL 60195 USA

E-mail: Sinaian@aol.com

相關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