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雜感:大一不准帶電腦

今天是2010年12月21日,第一學期第十五週,星期二,一個學期快要結束了。

昨天下午思修課後,我準備留在教室自習,剛下課便有一個人走到了講臺上,說了一句:「電機系的同學請留下」。我不是電機系的,而他的話語中也沒有趕我走,我便繼續做我的事。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個人是電機系年級輔導員,要給電機系的同學開會,我正好藉此機會旁聽一下。在清華,輔導員通常由研究生擔任,負責學生的學習、活動和思想工作,儼然就是中學時期班主任的翻版。一般來說輔導員已經比我們至少大了四歲,所以不可避免地存在着一些代溝,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時代變化太快了。

一開始輔導員說了很多無關緊要的話,隨後便進入了核心問題,關於個人電腦的使用。清華和許多中國特色的大學一樣有着一個腦殘的規定:大一新生不準帶電腦。原因何在?按照輔導員的說法,是爲了幫助新生養成良好的學習習慣,避免讓新生一進入大學就開始沉迷遊戲上網。電機系的輔導員問了一句:「各位同學,有哪些下一學期想要帶電腦?請舉手。」說完以後大家都面面相覷,沒有人敢貿然舉手,誰知道輔導員這麼問是不是「引蛇出洞」呢?我旁邊一位同學還小聲說:「想帶電腦?想都別想?」輔導員一看沒人敢說,就說:「沒關係,請大家告訴我,今年情況可能有些變化。」這下終於纔開始有人舉手,然後慢慢絕大多數人都舉手了。輔導員讓大家把手放下,說:「是這樣的,本身我們有規定你們都不能帶電腦的,因爲……但是帶電腦也不是利處全無,你們不是要學C語言嗎?所以我一直在考慮向系裏面說。」說到這裏下面一片騷動,大家都非常激動的樣子。輔導員接着發話:「但是這個風險太大了,你們知道嗎?如果我向你們開放了使用電腦,下學期你們成績出現問題,比上一屆有退步了,系裏面會向我問責的。不管是不是電腦的原因,這個責任沒人敢承擔,別說我,系主任也不敢。你們說是不是?站在我的位置上面想一想。所以說,我瞭解一下你們的意願,把它反映上去。這學期我沒有讓你們任何一個人帶電腦,誰來向我申請我也不會批准的。我要是批准了的話,我一學期就要擔驚受怕……」說到這裏,剛纔的激動瞬間化爲了泡影,可是輔導員話鋒突然一轉,說道:「我想下學期,『有條件地』開放帶電腦。不是『無條件的』,你們要知道,我這麼做已經有了很大的風險,希望你們能給我面子。」然後又說了很多,但大家最關心的是到底是什麼條件,等了半天輔導員終於開始說了:「有五個條件,第一,要寫申請書,必須用手寫。第二,不准打遊戲。第三,不准在宿舍以任何形式連接到網絡。第四,學習成績不能退步。第五,寒假回家由家長簽字。好吧。」開完會以後,同學們都很興奮的樣子,互相詢問下學期準備不準備帶電腦,不少人都準備帶電腦了。

我一開始就帶電腦了,儘管開學前就說過不准帶電腦,事實上還是有不少同學都帶了電腦的。學長向我們說過以前輔導員抓到用電腦的,會把電源綫沒收了,然後進行諸如取消獎學金之類的懲罰,但根本禁止不住的。但我們這一屆開始發生了一些變化,開學不久後輔導員告訴我們允許帶電腦,但是不准在宿舍使用。想想看輔導員也是過來人,必然不會不知道單純禁止是永遠不行的,所以就給我們半開放了。但如同電機系的輔導員所說,他承擔着很大的風險,如果我們成績相較以前有退步,他情何以堪呢?真正的原因就在這裏,考試分數纔是輔導員最敏感的,而不是什麼爲了防止沉迷遊戲。想想看,難道大一不許帶電腦就能防止沉迷了嗎?從大二開始還不一樣嗎?該沉迷的永遠會沉迷。

作爲計算機系的學生,竟然禁止使用個人電腦,實在不是一大奇觀。這一學期課快上完了,本該檢查自己有多少進步時,我卻發現我對計算機更加生疏了,算法能力和編程能力都有不同程度的退步。搜索枯腸最終發現我似乎只學了一點微積分和綫性代數。而這決不是偶然現象,在和陳鍵飛聊天時我們不約而同地發現了這一點,就連本來就對計算機沒有多少瞭解的林楠同學都感覺自己「對電腦更加不瞭解了」。環顧四周同學都在幹什麼,寫作業,刷題,排練學生節節目。學生節本來沒什麼不好,但是把它說成是「課外活動的核心」,可見生活多麼貧乏。應試教育的陰影在大學陰魂不散,考高分到底有什麼意義?按照我的班主任余洪亮的說法,「在大學僅僅考高分是不行的,但考不了高分卻是絕對不行的,儘管這是一種無意義的惡性競爭,但你不得不接受它。」我總算體驗到了顧秉林說的「中國大學教育就是往腦子裏灌屎」是怎麼回事的。

相關日誌